返回目录

战隼爵爷

第二十节

车子往B节市的一个偏僻的村子开去,看来出租车司机品味挺不错的啊,车上还散发淡淡的香气呢,很久以后,车子在一个土坡前停下。晓书看到那个黑衣人已经站在土坡上了,便下车爬上土坡。

“说吧,你到底想搞什么鬼。”晓书盯着黑衣人。

那人转过身来:“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那你又怎么会提前知道在哪会发生那事,难不成,你会未卜先知?”

那人冷笑了一声:“曹晓书,我怎么知道这件事会发生?你这么问一个游戏策划人,是不是显得有点白痴?”

“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晓书气愤的看着黑衣人。

“卑鄙?我卑鄙?还是你们的那个伟大的组织卑鄙?要是他们做的好,会有让我利用的这些条件吗?我上哪去找这些(色色小说 流浪儿童,我做这件事,只是想借此狠狠的扇你们的那群自以为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们一巴掌!”

“靠,你这分明就在钻死脑筋,强词夺理!”

那人转过身去:“你看着吧,今天晚上,那几个天桥下的流浪儿童,就会因为受不了寒冷而躲进垃圾箱里,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晓书握紧拳头:“那好,我现在就干掉你这个什么狗屁游戏策划人!”说完冲向那人。

“怎么会这样?”晓书眼前开始模糊起来,渐渐地站不稳,晃了几下便倒在地上。

那人过来蹲在晓书面前:“曹晓书啊曹晓书,你就是太嫩了,连出租车里的**都分辨不了,还真是个白痴啊。”说完拍了拍晓书的脸。

“呼”的一声,面具人出现(救过晓书的那个),一脚踢向黑衣人,黑衣人来不及闪躲,被踢中胸口,滚下了土坡,面具人背起晓书,跑向一辆摩托车。看着飞驰的摩托车,黑衣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胸口:“曹晓书,好戏才刚刚开始。”

晓书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人扛进一个房间,还听见面具人似乎在抱怨什么。

“靠,曹晓书,没想到你这么重,把我累惨了。”面具人似乎很喘的样子。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晓书呼的一声从床上爬起来。

“靠,现在是什么情况!”忽然晓书又想起什么:“对了!现在流浪儿童怎么样了?”

晓书看了一下四周,忽然想起,貌似是有个人救了自己,现在应该走了吧。打开房间门,外面正在下雨。这下糟了,又冷又在下雨,而且问题是,这是哪啊。晓书看着外面,半天没有车过来,心里只能干着急,而且,四周孤零零就这么一间房子。

“靠,你还不如不救我呢!”晓书现在心里的滋味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明知道有人会死,却不能做什么。

拿起手机,才发现手机没电了,靠,怎么会这么背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天气随着夜幕的降临,也变得更冷起来。晓书已经能够想到那几个流浪儿童为了取暖而待在垃圾箱里的情景。痛苦、自责让晓书坐立难安。那一个晚上,晓书彻夜未眠,他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弱,见识是多么的浅薄。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但太阳依旧躲在乌云的后面,晓书走在烂泥地上:“靠,你救我,找一个好点的地方也行啊,这里一点人烟都没有,让我往哪走才好啊。

走了许久许久,终于看到几个人影了,晓书就跟着他们走,不容易啊,看到一辆公交车,不管它是几路的了,晓书直接上去。车子开了很久,晓书这才发现,这个地方,只有这一班公交,反正是很偏僻就对了,鬼知道那个面具人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一直到下午,晓书才顺利的回到宿舍,不管宿舍人的问题了,晓书打开电脑,查新闻。结果和晓书预想的一样,事情发生了,并且还是头条新闻。晓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傻愣愣的坐在那。

晓书将手机充上电,才发现历史老师发来很多信息。赶快向办公室赶去。

“曹晓书,你没事关什么机?”历史老师见面就问。

晓书歪了歪嘴:“额,手机没电了。”

历史老师摇摇头:“这次找你来,是关于一件大事,现在应该上新闻头条了,里面我们发现很多疑点。”

“老师,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哦,你看新闻了?”

“不是,是因为这件事和我密切联系着。”

历史老师一阵惊讶:“你说什么?什么这件事和你密切联系着?”

晓书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了老师。

“曹晓书,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你不和我商量,就擅自行动呢!”历史老师听完很是生气。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怕告诉你们得话,他会乱来。”

“那你觉得他现在不是乱来?”

“我、、”晓书一时语塞。

历史老师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我会如实向上面汇报。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晓书深知自己的错误,低下头去:“好吧,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历史老师叹了口气:“你先回去吧,等我和上面汇报过之后,再告诉你结果。”

晓书点了点头,回到宿舍,倒在床上:“好吧,看来这次,事情真的大条了,搞不好还会被枪毙,我要不要打个电话和家里告别呢?”

“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在说些什么啊?”石明达在旁边突然冒出一句。

晓书拍拍胸口:“靠,你能别吓人啊,差点被你给吓死。”

“你胆子怎么那么小啊,走,吃饭去啊。”

“唉,没那心情啊,我都是个快死的人了。”晓书悲哀的对思密达说:“你去吃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搞不懂你,那我回来带点千层饼给你啊。”说完便走了出去。

留下晓书一个人在这,寂静、沉默、冷。

“我不如现在赶快逃走吧,这样我兴许能保住小命。”

晓书摇了摇头:“不行不行,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敢承担责任,这不是我曹晓书的作风。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在这等消息吧。”

就这么躺在床上,躺着躺着竟然睡着了。

晓书穿着一身囚服,被蒙着眼睛,黑洞洞的枪管指着晓书的后脑,执行者缓缓的扣动扳机。

“砰”晓书猛地一下惊醒:“哇靠,还好是个梦啊。”看看手机,已经八点多了。这么冷的天,晓书愣是出了一身的汗,恐惧,就是这个滋味。

这时手机响了,历史老师发来短信让晓书过去,晓书看完,怀着忐忑的心情向着熟悉的办公室走去,等待着历史老师宣布自己被判了死刑。

“什么?我没被判死刑!”晓书大声的喊道。

历史老是鄙视了晓书一眼:“靠,你能小点声啊。”

“不让我死,这不是高兴吗。”

“切”“上头让我跟你说,他们正好借此机会整顿一下社会保障和福利,当然了,也顺便干掉几个没用的官员。至于你呢,上头考虑事情的前因后果,最后决定让你去揪出那个人。”

晓书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感到犯难,自己去揪出那个人?怎么揪啊?除非他再次现身。否则,这根大海捞针一个样。

历史老师看出晓书眉头皱紧的样子:“也没让你一天两天就查出来,慢慢来,不着急。”

“不是你的事,你当然不着急,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上头不说,我也会去找那个人的。”

“怎么不是我的事?”历史老师激动起来:“上头让我在这配合你,你出事,我能逃得了干系吗?”

晓书一阵冷汗:“好啦好啦,我口误行不行啊。”

“曹晓书我告诉你,现在除了吃喝拉撒,你什么事都得向我汇报!”

“没那么夸张吧?”

历史老师语重心长的对晓书说:“你想想那几个无辜死去的流浪儿童,你觉得还夸张吗?”

晓书慢慢的低下头去,感到深深的自责。

历史老师看了看晓书:“你也不用太自责,我知道你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现在,你得认真起来,把那个真正的杀人凶手抓出来,还那几个孩子一个公道!”

晓书抬起头,坚定的看着老师。

“我一定抓住他!我说到做到!”

(11月16日,发生的流浪儿童死于垃圾箱的事件是真实的。在这里,我对那几个孩子生在这个不公的社会表示深深的遗憾,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们,原谅这个社会。也希望你们逝去的灵魂能够安息,在另一个世界里,过的快乐!)


小说<<战隼爵爷>>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战隼爵爷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