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蛇王的金牌妃

庄周之梦

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www.52ranwen.net;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往事如烟之后露了一张,现在补上》

窗外开始落雨,冰凉的雨丝淅淅沥沥落进来,裹挟一丝初春的寒凉。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夜陵越缓缓站起身,抬手解 开身前束腰的玉带,丝滑的玄色长袍一泄而下,月白色里衣勾 勒出令一众妃嫔脸 红 心 跳的美好曲 线。

轻轻掀开被子一角,躺进去,咫尺之间的打量让他的呼吸生出些许紊乱,长长的手臂一寸寸滑过她不足一握的纤细腰腹,他动作柔缓的将她带到自己面前,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落下经年克制的绵长一wen。

可是他没有,只是将未央紧紧拥在自己胸前,感受着她柔软发丝拂过下巴时的微微刺痒。

他贪 婪的呼入来自她身体的每一丝气息,然后任其蒸腾呼啸,牵引出潜藏多年的渴望。

他渴望她的回应,但同时又极为矛盾的惧怕她的突然转醒,诸多心绪,纠缠缭绕,蛛网般将他紧缚,到最后,只留一声声渐趋急 促的喘 息。

本以为此处即为终局,但总有一些偏执之人,为了一丝执念竭力逆转。

数里之外的王府,鸢尾花香潮水般漫延,流景几乎耗尽了毕生的功力才将南疆仅余的两枚塑生蛊中的一枚注入离魅体内。

而另一枚则自然融入未央骨血,作为交换条件,便是轩对前因后果的三缄其口。

对于这最后一线希望,轩又怎会错手失去,所以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应允。

对于大哥的盛怒他已是无暇顾及,此时此刻他的小央便是全部。

而对于夜陵越而言,未央又何尝不是高于生命的存在呢?

所以当未央于他怀中发出一声梦呓般的嗫嚅时,他险些忘却该如何去呼吸。

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倏的睁大,所有的动作瞬间停止,他僵硬着身子,害怕到不敢去确认一下这一声近似拯救的低吟是否是他一厢情愿的奢望。

未央头脑昏沉的厉害,可是过于沉重的禁锢使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 身子,以示抗拒。

夜陵越不可遏制的颤抖,更大力的去拥抱她,仿佛担心须臾的放松都会让她从胸前再次飞走。

未央不得不睁开沉重的眼眸,试图打量面前即将把她扼毙的人是谁,可入目只余一片月白,以及大片凝脂般的肌肤。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便缓解胸口的压迫,不想却嗅进一片冷香,似曾相识的气味令她有片刻的迷惑,但转瞬便是无限的清明和惶恐。

她再没有了动作,任由他抱着,心跳却在这认定为“诡异”一幕中疯狂加速。[燃文123小说网/\/%^www.\52ranwen.net]

她实在记不清究竟是何原因让她终年都是一副冰冷模样的大哥以这般亲密的动作抱 她入 怀。

一刻钟,或许更久,夜陵越的猛然起身将未央吓得险些跳起来。

起身半坐,缩成小小一团,看他捡 起散 落一地的衣物,室内昏暗,未央一时辨不清他的神色,可是那冷硬的动作,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他的怒意。

未央深吸一口气,小声唤了一声“哥哥”。

夜陵越却是头也不回的出了寝宫,用力闭合的宫门吓得未央心头一颤。

走在滂沱的大雨中,夜陵越不明白自己为何生气,又是在生谁的气,只是觉得心头闷的厉害,想找个发泄口,却又无处寻觅。

值班的侍卫想近前为他撑一柄遮雨的伞,被他一个眼神抛过去,顿时僵立原处没了动作。

踏入议政殿的前一刻,他突然恍惚的意识到这没来由的怒意竟源于未央的突然转醒,他竟然是希望未央就此死去的。

他被这可怕的念头吓得浑身发冷,险些支撑不住跌倒在地。

终年隐没的暗卫统领及时将他搀住,却又被他一把推开,他讨厌被人看到脆弱的一面,身为王者,不容暴露丝毫弱点,这是他长久以来的偏执。

身为追随多年的近侍,几乎已经活成了他的影子,又怎会不知。

所以规矩的退到一侧,不去看他的主子以怎样狼狈的踉跄步态走向高处的王座。

明知此情此景,此时此地,每一句关乎前因后果的诉说,对那高居危寒之地的人都无异于一次凌迟,可身为臣子,有时连善意的沉默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更何况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帝王无力知晓的呢?看的只是他的心意,想不想知道,敢不敢知道。

那人站在十米开外的台阶下,看雨水缓缓滑入他高束的衣领,脸部线条越发冷硬。

苍白脸色映衬的眼底火光炽烈一如地狱业火。

似被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他软软的挥了挥手,那人恭敬退下,可未等退出大殿,身后就已传来痛不欲生的嘶吼。

那人暗自叹息,终还是高估了,纵然再怎样完美的接近于神邸,在触及那处软肋之时,只需顷刻,便足以令其化为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苏晚落越过一片狼藉走向王座,走向她的夫君。

孩子般蜷缩在桌角处的男人失去了往日威仪,在她一声“王”的轻唤中缓缓抬起通红的双眸。

苏晚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抓了一把,疼的险些哽噎出声。

十层轻纱织锦束住所有情感,她做了他十年的王后,却从未得到一丝身为妻子应得的柔情。

伸手扯落金丝凤冠,任由一头青丝流泻,一如十年前于校场被他打落铁质头盔,每丝每缕无不是一句深情款款“妾心已许君”。

她走进他,每一步都带难以描摹的坚定,以及难以言传的痛心。

她隔着十年的光阴唤他“陵越”,句句皆为泣血的音符,都是永世不灭的深情。

夜陵越的眼神突然变得恍惚,半醉半醒间闪现一丝惊喜,他跌跌撞撞着从沾满酒气的冰凉地面上起身,一把拉她入怀。

不等喘 息,铺天盖地的wen已落下,蛮横的近似惩罚,苏晚落却险些为这半带血腥的吻落泪。

每次青涩的回 应都是对十年冷落的谅解,爱一个人到了深处,你会连同他不爱你的事实一并爱上。

衣衫尽 褪时,他含混不清的一句低语,瞬间将稍稍体味到何谓温暖的她再次打落地狱。

“王,我冷。”她再近一分,将一双布满伤痕的藕 臂缠 上他脖 颈,动作青 涩僵 硬,却极力伪装成一副千 娇 百 媚的姿态,只要你喜欢,我愿效仿世人口中的“ji”。

他的wen带了怒,携了火,每到一处都是燎原之势,之后又半是安抚的游 移。

苏晚落便在这半晌贪 欢中渐渐沉 沦,自欺欺人的不思不想,只一心体味他的存 在。

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夜陵越穿一身干净月白锦袍躺在自己的寝宫中,宿醉的头脑对于昨夜之事早已记不起分毫,显然有人也不想他记起,如此对双方都好,不是吗?

宫人见他醒转,立刻忙碌起来,但无不是一副战战兢兢生怕惹他生怒的模样。

他脸色虽说不再似昨夜阴沉,但依旧冷的令人如坠冰窖。

门口犹豫多时的年老内侍便再次收回意欲近前的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夜陵越修长十指抚平高高束领,头也不回的问道,“有事”。

内侍不由一愣,随即近前躬身回道,“王,公主殿下已经在殿外跪了三个时辰了,老奴担心……”

夜陵越将未央抱回宫中的那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与一具尸体几乎无异,如今见她长跪寝宫门前,虽已恢复生气,但还是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本想近前劝说,可有害怕惹得夜陵越发怒,只好作罢。

因为如果不是犯下极大的过错,未央极少会出声认错。

夜陵越猛地转身,正为他佩戴玉佩的侍女未来的及反应,竟将他腰间未来的及固定的玉带扯了下来,顿时衣衫大敞,露出内里白衣。

侍女立刻跪伏在地,开口即为哭泣。

夜陵越却是看也不看,迈步就朝门外走,走到半路却又折了回来,依旧让众人将他衣衫收拾整齐,不冷不热的吩咐内侍“告诉她,朕现在不方便,让她回去吧。”

“这……”内侍犹豫不决,可半晌也不见夜陵越再有反悔只好答道:“是”,转身退了出去。

夜陵越极力克制,却还是在殿门开合的瞬间将余光抛了出去。

只有一道薄薄的暗影,映在殿前冰凉的青石板上,单薄脆弱。

夜陵越迅速将目光收回,仿佛再多出片刻的凝望都会令他强撑的坚持瞬间塌陷。

未央听到脚步声,抬起头,也带些许期许,可是看到内侍的表情,已知无望,但还是不死心的问道“王兄醒了吗?”

内侍不忍心将原话告知她,只好劝道,“公主,您先回去歇歇吧,如此跪下去,您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未央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今早她二哥面色苍白的入宫,告诉她,她竟因为一些小事与太傅家的三小姐动了手,双双滚下长廊,而夜陵越向来最是尊师重道,所以等她恢复之后,训斥惩罚只会重于往常,虽说未央对轩口中的“斗殴”毫无印象,可对夜陵越的惩罚却是怕到深处。

只好听从轩的安排,主动承认错误。

一处廊柱的暗影里,轩静静坐在轮椅中,身后的小斯看他脸色越发苍白,不无担心的问道,“王爷,您已经守了三个时辰了,要不要先回去歇一歇?”

轩掏出袖中的白色锦帕擦了擦额角渗出的汗珠,摇了摇头。

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这已是最好的退路,所以他才狠下心来让尚在病中的未央长跪宫门,赌他大哥的坚持。

日头一寸寸上升,漫过宫殿,滴米未尽的未央早已力竭,此刻再也难以支撑,身体软软的倒下去。

轩从未觉得自己哪一刻像此时这般慌乱和自责,是的,他后悔了,懊恼不该想出这样一个糟糕透顶的主意。

口中大呼着“小央”,顾不得腿上的刺痛就要冲过去,而另一道身影却在他有所动作之前就接住了未央下落的身体。

这场赌局,他握的最大王牌便是夜陵越对未央的宠,果然。

轩长舒一口气,阳光越过廊柱落上苍白脸色,不复初时担忧,转而换成了一道释然,开口说道,“回去吧”。

身后的小斯推着他远远离去。

生而为人,终有弱点。

即便冷硬一如夜陵越,也有软肋,而未央便是他难以言传的死穴。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小说<<蛇王的金牌妃>>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蛇王的金牌妃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