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田园王妃

9 孰重

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www.52ranwen.net;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如今,再也不用争了,这个府里谁是主子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有人就是再想升了风波,也都是没了什么用处。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啊~~”

夏姨娘在儿子和女儿刚给她磕了头以后,已经是疯了一样的挣开了梅花还有莲花的手,当即就扑到了一双儿女的面前,娘三个人当着所有的人面抱头当场就哭成了一团。

白锦绣看着这一幕,眼里也有些湿润,她略略的等了一刻,便笑着说。

“这是好事,这时候我说啊,应该是笑的。”

白锦绣这时又对自己身边的大丫环梅花说道。

“赶紧把如夫人扶起来,我还有事情要她做呢。”

她在说话的时候,瑞雪已经递了个帕子过来给白锦绣,白锦绣拿在手里,略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对被梅花再次扶起来的夏姨娘说道。

“我这里还有两个姨娘,一并她们屋子里的丫头都没有赏,今天你在这里替我赏了吧,我也乏了。”

徐妈妈笑着捧着册子,一并和地个赏盒都拿到了夏姨娘的面前。

“如夫人,大喜啊,老奴贺如夫人大喜。”

“谢谢徐妈妈。”

夏姨娘虽然还在哭着,但是还是回了徐妈妈一个礼,她知道现在在白锦绣的房里,除了瑞雪以外便是这个徐妈妈管事,所以哪里敢真的一点情面不给。

“老奴今天卖个脸子,想讨个活计,今天这个福盘我给您托着,如夫人只管叫了人,老奴也算是长一回脸了。”

“你啊。”

白锦绣笑了笑,对徐妈妈的倚老卖老也仅是笑了笑,说了一句,便接过丫环递过来的茶水,也不说话,看着眼底下众人各色的表情,敛着眉角,并不作意。

“当得,当得。”

夏姨娘站在左手的椅子前,却并没有坐下去,看了看一袭嫩绿色新衣的刘姨娘。

“刘姨娘。”

夏姨娘的声音不大,只是当下安静的很,所有的人几乎都屏气吸音的,所以,也算是极清楚。

刘姨娘纵然不甘愿,但是有白锦绣在,她已经不敢再有半分的怨气表现出来,虽然脚步略显得有些迟,还是走了出来。

“谢如夫人赏。”

说完了就伸出双手去接。

夏姨娘这时要取福袋,徐妈妈却略略一闪,闪开了夏姨娘的手。

“怎么不跪下。”

说话的是白锦绣,她也根本没提什么声色,只是眼皮才抬了抬,扫向刘姨娘的方向。

“贱妾,贱妾忘了。”

刘姨娘不敢造次,她已经吃过亏了,而且那天她告了一状,就被老爷罚了一个月的月例,今天这个场合如果出了半点的差池,明显是白锦绣更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扑通一声,当即就跪在了夏姨娘的面前。

“贱妾谢如夫人赏。”

虽然是咬着牙,可是这一个字一个字的却格外的咬得清楚,白锦绣微微的一笑,也不在意,只是,眼眸这时候扫到的方向却是一直僵僵的就着丫环的手站着的孙姨娘。

这几年她不在府里,孙姨娘给她自家讨的那些好处,不可谓不小,只是念着她生了几个孩子,白锦绣并不想计较。

现下看着孙姨娘愈发的显得白了的眼色,白锦绣冷冷的笑了笑,并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白锦绣眼见着夏姨娘赏了余姨娘,然后又赏了孙姨娘,刘姨娘还有余姨娘房里的丫环还有管事婆子,虽然太过据紧,但还算是没有出了会大的纰漏,也算是过得去了,也就没有再说话。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锦月到姐姐这里来。”

说话的时候,白锦绣让梅花把锦月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二百两银子,一百两你置一些首饰,现在你也是大姑娘了,做事说话,当要有几分的分寸,也要给几个妹妹做着样子,要学会去管教妹妹,这是你的责任,明白了吗?”

“锦月知晓。”

白锦绣点头,她又让白锦霖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锦霖你是府里的大公子,虽然现在你还没有成人,但是,你是男子汉,这府里的天总有一天是要你们几个哥儿支撑起来才行的,父亲也年纪日渐的大了,孝字是你第一个要明白的道理,明天你和霄哥要把孝经亲手抄摹了,交给爹爹,知道了吗?”

“知道了。”

锦霖年岁不大,却在眼角眉梢露出了几分沉稳的坐派,这让白锦绣很欣慰,她也见过了白锦霄,却没有锦霖这么沉稳。

这时候,府里的丫环已经把锦薇,锦霄,锦雷,还有瑞哥儿也都带到了白锦绣的面前。

管事的嬷嬷见小主子们都出来了,便把堂里的下人都清了出去,只留下了四个姨娘还有她们身边的丫环。

白锦绣先叫过了锦薇。

“你房里的下人都单独的赏了吗?”

成了年的小姐和哥儿的房里的丫环还有婆子,小厮这个年下都可以单独得一份赏,白锦绣也早就让梅花准备好了,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发了下去。

这时候问,也不过就是尽长姐的本份,管教锦薇罢了。

“都赏了。”

“都赏了多少?”

因为白锦绣让送过去俱都是五两的散碎银子,便是存着考量锦薇的意思。

“两个丫环各赏了十两,管事的婆子赏了五两,小丫环也赏了五两。”

“为什么管事的嬷子赏得这么少?还有其余的银钱,你都做什么去了?”

白锦绣才一厉声的问,白锦薇下意识的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回过头就去看孙姨娘,以往她房里的人都是孙姨娘去赏的,她哪里管过,当下便有些糊涂了。

“我问你呢,你在看谁?小姐要有小姐的样子,慌什么?仔细回我的话便是。”

“她总是让我绣那个被面,而且不准丫环替我,一天天的在我身边念叨,我不喜欢她。”

“这不是理由。”

白锦绣并未对白锦薇动气,想是现在她也不过才是十岁的孩子,在白锦绣的眼里还未成人,可是,在金朝,女孩子和男孩子过了十岁便算是成人了,所以这些事情,就是白锦绣不想管,也总是要尽长姐的职责。

“一则,你房里的嬷嬷做事总要比丫环沉稳些,见识也总是多一些,现下她们还要担着教养你的一些个事项,所以,更是不能比你的贴身丫环赏得少了些,做主子的无论喜欢不喜欢奴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赏罚的缘由不是你如何的喜欢,而是这些个人到底为了你都尽了几分的力。再一则,”

白锦绣本不愿意对着几个姨娘训斥白锦薇,所以,在这里停住了话。

却是对另外的两个姨娘说道。

“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了。”

等到两个小姨娘都走了以后,白锦绣才徐徐的对白锦薇说道。

“给你的银子是让你赏了下人的,那些个你留在手里做什么,何时府里缺了你的花用针线了,白家现下虽算不得富庶,但总不至于你一个小姐却算计给下人多少赏钱的地步,明白吗?”

白锦绣本来就明白这些道理不是一时半会会教明白的,所以也懒得再多说,只是在白锦薇眼里透着对她的几分不满的时候,把白锦月叫了过来。

“锦月,你房里的赏银发下去了吗?”

“发了,大姐姐共给我一百三十五两,两个教养妈妈各赏了二十两,我身边的两个大丫环各赏了十五两,四个小丫环每人赏了五两,四个洗衣和打扫的小丫环每人赏了二两。”

白锦薇在白锦月的话音才落,心有不甘的就抢了句话。

“还有三十七两呢!”

“是啊,还有三十七两呢?”

白锦绣难得凑趣的跟了一句,并没有责怪白锦薇,看着白锦月的眼神却有些暖意。

“我让弟弟再赏了他的小厮跟班了。他和我的银子一样,身边却还多了两个小厮呢,怕他一时不够。”

白锦绣没有说白锦月这么做对或者不对,只是挑着眼光,看向一直是沉默着的孙姨娘。

等到这个时候,大家的视线才都随着白锦绣的目光和视线落到了一直沉默着的孙姨娘的脸上。

“孙姨娘,你可明白了些什么?你在府里的年头也不少了,用在哥儿和姐身上的心思也不可谓是不用心良苦,可是,我还是要告诫你一句,你以后到底是过了什么样的日子,总是不能靠了这道墙以外的人,甚至靠不得这道门以外的人,总要是你侍奉着的这几个哥儿和姐儿才是你未来的福气,我希望你能明白。”

孙姨娘纵然心里不服气,却被白锦绣今天刻意点到了的话,说得出了身冷汗。

她垂着头,再次跪了下来。

“大小姐,贱妾受教了。”

“锦薇扶着姨娘起来吧。”

说完了以后,白锦绣又让梅花拿出了她让父亲替她准备好了的四个锦盒。

“锦霖这是你的。好好用功读书知道吗?”

白锦霖自己上前接过了锦盒,没有打开,退了两步,恭敬的就想要磕头,白锦绣让梅花给他拉住了,笑着让他站到了一边。

“锦霄,这是你的。长姐希望你今年能有所长进,不负父亲的期望。”

这些年礼是出于长姐的关心,因为府里没有夫人在,所以,白锦绣自然是要尽一些管教和约束的职责。

“锦雷的这份,孙姨娘你代他领了,让他房里的嬷嬷替他收好。”

“是。”

孙姨娘接过去,里面有几声闷声的响动,即使不看也知道是一件富贵金锁,只是不知道锦霄的那份是什么。

另外的一个瑞哥被抱到了白锦绣的面前,白锦绣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不满周岁的弟弟。

就是她,也在这时候皱了皱眉。

“嬷嬷辛苦了,我这里还有一份赏,你且拿着,现如今刘姨娘岁数也不大,瑞哥以后你要多多照顾,你要知道你下半辈子的福祉,现如今都在瑞哥的身上了。”

说完了以后,白锦绣掩着帕子便咳了两声,她赶紧让嬷嬷把孩子抱远了。

“我侍候小姐回房吧。”

夏姨娘这时候走过来,不无关切的看着白锦绣。

“算了,今天你也累了,另外府里的前院,晚上还要给管事摆个席面,你现如今也有些身份了,去帮帮我爹也好,我到时候再过去。”

白锦绣说完了以后,把自己的帕子掩进了袖笼里。

“我侍候着大小姐回院子吧。”

这个屋子里除了两个哥儿的管事嬷嬷,也就只有她了,孙姨娘上前恭敬的托着白锦绣的手肘。

“嗯。”

白锦绣浅浅的点了点头,一路上却都没有和孙姨娘说一句话。

进了房间以后,当着孙姨娘的面,白锦绣把自己房里的丫环和婆子,只除了瑞雪以外,俱都和锦月所给的赏钱一般,都发了赏。

到了中午,孙姨娘侍候着白锦绣用过了午饭以后,白锦绣看着孙姨娘脸上那些几乎要摒不住了的脸色,便把孙姨娘从自己的房里遣了出去。

梅花和莲花都是府里呆了十年了,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问,孙姨娘走了以后,各自便做着各自的事情,多一句也没说。

这时窗外的雪已经停了,白锦绣只让瑞雪扶着她,走到了院子外的那几株梅树的底下。

白锦绣站在小亭子里,看着眼前傲霜欺雪的梅枝,久久的不说话,直到过了许久以后,才幽幽的问了身后的瑞雪一句。

“瑞雪,你想家了吗?”

瑞雪没有回话,她这时候的眼底里,只有底面的方寸之地,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外面的景致,也没有听到白锦绣对她说了什么一般站在白锦绣的身后,满面素净。

孙姨娘才走出白锦绣的院子,在往自己的偏房去的回廊上,看到自己儿子白锦雷。

“哥儿,等我一下,我有话要说。”

“姨娘。”

因为是在亭里,白锦雷叫得别扭,却也再不敢叫她娘了。

“总是姨娘不争气,如果今天升了位是的姨娘,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了。”

才说了句话,孙姨娘像是又有了些什么主意,转而就笑着问自己的儿子。

“长姐给了你什么?”

“一块玉佩,一套文房,还有二百两银子,也不知道她给了白锦霖什么了。”

“想是也是一般的吧。”

孙姨娘知道白锦绣在这种事情上从来不会有会偏颇,就像是今天早上她当众分发赏钱一般,白锦绣虽然性子冷了些,自从她掌府了以后,却从来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偏颇了谁。

“可是,姐姐却不大高兴,今天在堂上,让锦月那个小蹄子得了风头,姐姐的心里很不高兴,刚刚还跟我念叨了。”

“可不敢说。”

孙姨娘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总把后院的这点子事情跟两个儿子和姑娘的面前念叨。

“要是让你长姐听到了,有你受的,到时候只怕是要挨板子的。”

“哼,你怕她,我却不怕,她不过是个被休回来的寡妇罢了,你也说了,要告诉……”

“我的祖宗啊,你是想要我的拿不是。”

孙姨娘才停了儿子说了半句,就赶紧捂住了儿子的嘴,狠命的扯着白锦雷的手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进去了以后,把里面的丫环都赶了出去,孙姨娘这时候才敢放开掐着儿子的手。

“你要是还想要见到我,这话就烂到肚子里,即使是过几天咱们得了势,这话你也要烂死在肚子里,要是让你爹知道了一句半句,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只怕你都没有命在了。”

孙姨娘是知道白方怎么疼爱自己的这个姑娘的,要不然也不会让整个白府被白锦绣这么折腾,连声也不说。

尤其是看过了初三和初四的那两天老宅子里的人,在白锦绣面前抬不起来头的模样,孙姨娘更是明白了在白方的的心里,到底是孰轻孰重!

只是,她的心不甘!

纵使是因为这件事情,死了,也不甘心,尤其是经历了今天这件事情以后,她如果再不为自己出一口气,她又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小说<<田园王妃>>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田园王妃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