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田园王妃

5 闺阁

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www.52ranwen.net;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又隔了两日,刘府的少夫人也就是白锦绣原来的手帕交阮玉环带着几个以前的姐妹,一起到了白府。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燃文123小说网www.52ranwen.net吧

白锦绣在二进门亲自等着,今天她穿的是一身紫红色月华裙,连同披风也都一并是紫红色的,单是远远的看过去,便有些欺霜傲雪的意思。

阮玉环走到白锦绣的面前,握着她的手,因为身边有一众的仆人,再外加上她带来的媳妇小姐,不好太过激动,可是,却也难掩心底里的那些情绪。

“你倒还是老样子,没怎么变,就是瘦弱了些。”

“是吗?”

白锦绣扫看了一眼阮玉环身边的人,抬眼便认出其中的三个,竟然是自己的本家亲戚。

在见过了阮玉环还来的看起来娇嗔着的小姐还有几个年轻媳妇以后,白锦绣淡淡的对阮玉环开口说道。

“外面风大,进去吧。”

“锦绣,这几年你好吗?”

还没等进到白锦绣的正房里,阮玉环就已经拉着她的手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你这几年到底去了哪儿里,嫁的是什么人啊,怎么也没个信给我,当真是把我忘了干净了吗?”

白锦绣并不想说,只是抿着唇的笑了笑。

“嫁了也被休回来了,就是因为太远了才没给你写信,可是,你看我这才回来三天,就把你请过来了,还让我爹亲自去的,这诚意还不够吗?”

其实,白锦绣之所以让自己的爹亲自过府,完全是因为知道刘家人那副嘴脸,一则白家在这里怎么也算是一方的人物,尤其这两年爹爹因数几次的善举,得了州府的表彰,虽然没有什么功名,可是,在官府里也算是能说得上话的人物,二则刘府积年的旧账七拐八拐的欠了白家不少的饥荒,所以,让自己的爹爹去请,就是刘府再不愿意也都要让人出来的,而且有她这层关系在,想是以后阮玉环的日子会好过上几分,至少能少看几分脸色。

“哼!你以为我会信你说的。”

阮玉环其实想问白锦绣到底嫁的是什么样的夫家,可是这时候却明白自己的这个闺中蜜友是不想说了,阮玉环搭着手,握着白锦绣的手并膝坐了下来。

“这次回来,他们都在传说你不会再走了,是吗?”

“也许吧。”

白锦绣并没有多做透露,她看着阮玉环,笑了笑,吩咐身边的瑞雪。

“把我一直留着的那两个匣子拿来,你不总是好奇,那些东西我是留给谁的吗?现在正主到了,都拿出来吧。”

白锦绣回来的时候,车里根本就没有多少东西,两个樟木箱子里只有她的几套衣服,再就是带回了些药材,只有时面的一对小木匣子,她从来没有打开过。

瑞雪原本以为里面应该是些头面首饰,再或者是些银票,可是,她拿起来以后,觉得这个重量似乎是沉了些,并不像。

递到白锦绣的手里,白锦绣笑着将两个匣子放到了阮玉环的手中。

“打开看看吧。”

“是什么?”

阮玉环先打开了一个,里面是两方手帕,手帕下面似乎是包裹着什么东西,拿来了以后,见里面是一只玉雕的玉兔,玉质并不见得有十分的成色,但是难得的却是在那只玉兔的额间,有一抹梅花般的红色。

“你竟还记得?”

“当年是我碎了你的宝贝,可巧就让我瞧见了,就一直留着想要赎了我的罪呢,当年我说过是要还你一个一模一样的,你看到底是不是一个样子的。”

“谁还在乎一不一样呢,单你这份心,我就知足了。”

阮玉环手里捧着那只兔子,端详了许久后,才恋恋的放回到了盒子里。

阮玉环才想要打开第二个匣子,白锦绣却先一步按住了她的手,对她轻声说了一句。

“这个先不要开,到家里再看。”

“呦,大姐姐这是有什么好东西,给了刘夫人啊?”

说话的正是那天二伯母给白锦绣介绍过了的白锦风,还有曲飞燕。因为二伯母的娘家正是姓曲,所以此人即使白锦绣不用想也知道是二伯母娘家那边的闺女。

“与你有什么关系吗?”

因为白锦绣想要和阮玉环多说会儿子,而且有些事她不愿意当着那些女人的面说,所以,刚才才把阮玉环直接引进了自己的闺房,而阮玉环带进来的几个媳妇小姐,此时都在院子里的另一间屋子里,品茶。

“大姐姐说的是哪里的话,你既然姓的是白,当然是关了白家的事了,要是哪天你出嫁了以后,怎么,白家的东西你还都想带走了不成?”

“瑞雪,把曲小姐请出去。{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www.\\52ranwen.\\net}”

白锦绣根本懒得和这样的小丫头废话,脸一沉,扫了一眼房间里的另外的两个小姐,根本不屑于再多说上一个字。

真是笑话,要是在她的闺房里,她再让人这么欺负了,她的脸还往哪里房,到时候这一大家子白家人非得骑到她的头上来不可了。

“你敢,这是我叔叔的家,又不是你的。”

“你叔叔?你还真好意思,我怎么不知道我爹是你哪门儿子认出来的叔叔,这亲戚不是乱认的,也不是你想认就认了你的。而且这是我闺房,我请你进来了吗?如果没有嬷嬷教过你规矩,你回去去问你娘,一个姑娘家该怎么张口说话。”

“锦绣!”

毕竟是嫁过人的女人了,另外的两个小姐不知道白锦绣话里的意思,可是,白锦绣的声音不小,这院子又是极安静的,只怕这话已经传到了院子里了。

“瑞雪,把她给我请出白府,记得,看着她一直走出了正门才许回来。”

“锦绣,这曲小姐是我带进来的,你给我留些颜面。”

“没有,要不你也走。”

白锦绣瞪了瞪眼,她这句话才一出口,几个人都知道她的意思根本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两个正儿八景的白家小姐原本是奉了母命想要和她亲近一些,这时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你。”

阮玉环是个性子极软的女子,所以,当时像是也气得脸面已经通红了。

“那我只能和曲小姐一起走了。”

说着,她抬步就往外走了出去,跟着她的大丫环眼见着自己的夫人丢了帕子,便赶紧收了起来,一并连白锦绣给的两个匣子也都收了起来,在转身的时候,看到白锦绣盯着她看,这个丫环也是极聪明的,单是看到了白锦绣眼里的眼色,便已经明白了七八分,暗自的点了点头,转身便跟上了阮玉环的脚步。

阮玉环上了轿子,那个捧着东西的大丫环也跟了进来。

“小姐,这是白家小姐给您的物件。”

“嗯。”

阮玉环和白锦绣从小就认识,原先两家人只隔着一道墙,所以,白锦绣的脾气阮玉环素来是知道的,如果今天不是有什么事情惹恼了白锦绣的话,白锦绣是不会和这种小丫头一般见识的。

打开第二个匣子,里面放着两个香囊,一样的绣工,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顶多是图案是用挑金的金线绣的,虽然在县城里并不常见,但是阮玉环是见过的。

“这是什么?”

阮玉环先是打开了一个,里面静静的放着几套首饰,应该是有人用过了的样子,并不见得十分的名贵,做工也算是精致。

“白家大小姐怎么送了用过的首饰给小姐呢?”

阮玉环并没有答话,这时她在香囊里又发现了一个纸笺,也只有几个字—五日后,净水庵。

再打开另外的一个绣囊,里面竟是几张银票,面额都是五百两一张的,阮玉环数了数竟然是足有十二张之多。

“小姐,这白家大小姐给了你这么多的银票,是做什么?”

阮玉环摇了摇头,眼里的泪珠在眼眶里转了又转,她想了片刻后,把银票重新的叠好,郑重其事的放到了丫环的手里。

“红儿,这是我的命,你知道吗?把它藏好了,记得,无论谁问你,你都不要拿出来,只当没有。明白吗?”

这么大的金额,只怕是刘府的太太现在手头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的现钱,白锦绣的意思很明显,阮玉环记得小时候白锦绣时常就爱念叨。

“人没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没钱,有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有病。”

“小姐,我知道的。”

……

看着阮玉环走出自己的府里,白锦绣的心里也不禁有些微微的发酸,昨天夏姨娘已经详细的对她说过了现在阮玉环在刘府里的境遇,如果让她这么大方的再回去,只怕自己就是给她一座金山,也会被刘家夫人搜罗了去的。

白锦绣清秀的眉又不着,一双明亮夺人的眸里,透着一股子坚决的意味,又看了看阮玉环的方向,才转身去了厅里。

因为还留了几个年轻的媳妇,再加上白府的小姐,白锦绣无论如何也要应酬一会儿的。

只是这些人原来都和白锦绣是不熟的,也就说不出来什么,总不过是现在时兴的花样,或者是谁家的夫人或者小姐穿了件新料子的衣服。

正说着的时候,白锦绣房里的徐妈妈挑帘走了进来,在白锦绣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大小姐,刘姨娘在后院的厨房和管事的王妈撕打起来了。”

“是吗?”

白锦绣不动声色的沉了沉眸。

“我出去片刻。”

说着,白锦绣抬步随着徐妈妈向外走去。

白府着实的不算是大,白锦绣绣过了几个弟弟妹妹小院,便到了白府的后厨。

只见刘姨娘扯着两个厨房里的老妈子,三个人推搡着,互不相让。

“你这里明明是有这上好的枸杞的,为什么不给少爷用,我知道了,定是你们这帮子老东西想要自己带了出去变了钱,耍酒喝,我告诉你们,想都不要想,这白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哪里容得你们这么吞了去的,一帮子没有要的……”

如果不是这个姨娘的话实在的是听不进耳朵,白锦绣还当真是想再多听一会儿。

她扫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徐妈妈,示意她可以通禀了。

得了白锦绣的许可,徐妈妈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

“大小姐来了,别吵了。”

刘姨娘刚才还像只母夜叉似的,纵然她的两个丫环扯着她的手腕,她还是能威风八面的,可是,转眼一看到白锦绣,忽然间就像是被人欺负得不能再欺负了的样子。

“大小姐可要给我们娘俩做主啊,平时也就算了,现在大小姐回来了,这些人还敢这样子的欺上瞒下,胡弄主子,大小姐可是不能不管。”

白锦绣退了两步,并没有让刘姨娘捉到自己的脚踝。

“你这么吵有意思吗?”

白锦绣的话冷冷清清的像是没有重量,她也不过是挑了眼地上跪着的刘姨娘,便转身向后院走去,根本是没有发落或者是答理任何人的意思。

院子里的人一时都愣在了那里,包括刘姨娘在内,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这像是搭了一台子的戏,看戏的不少,唱戏的热闹,可是偏偏那能给赏银的正主,没怎么答理,转身就走一样。

“这,这……你们让我这么没脸,我不活了。”

刘姨娘正说着,却见徐妈妈已经转身又走了回来。她神情严肃的扫了扫院子里的所有的人。

“把厨房惹事的两个叉出去吧,让管家送到乡下的庄子里去,没有大小姐的话,不得再回来。另外,刘姨娘你也起吧,大小姐让你去她房里回话。”

徐妈妈的脸上挂着轻轻楚楚的一点微笑的样子,但是刘姨娘却觉得自己像是惹下了什么祸事了般,她在丫环的搀扶下起了身,抖了抖身上沾着的土,又正了正自己头上的钗。

“我这样子也见不得人,我先去梳洗一下吧。”

刘姨娘才要溜开,徐妈妈抬步一下子却把她的前面挡了个严实。

“来人,带姨娘去大小姐的院子。”

说完了以后,徐妈妈又看了看院子里十几个站着看热闹的仆人。

“大小姐说了,热闹不能白看,每个人罚没半个月的工钱。”

徐妈妈的话音不大,以前在白锦绣没有回来的时候,徐妈妈和余嬷嬷做为侍候过大小姐和大夫人的老人,在白宅里一直没有谁给她们俩人派过什么活计,不过是养在大小姐的院子里,只是,在白锦绣回来以后,这才不过短短的三天,所有的以前白府里的老人,还有那些新进到府里的人,却分明都感觉到了白府的这个大小姐,当真是如传闻里所形容的那般—刻薄,寡恩!

一回来就先是把小姐的一个教养嬷嬷打发到了庄子里地去干粗活,然后接着便是又把这里算是有些脸面的两个老人问也不问的就打发到了庄子里去了。

据说还责罚过了孙姨娘,要知道孙姨娘在白府现在可以算得上是半个主子,单说她给白老爷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平日里,哪有人敢给她半点的气受!

“这大小姐~怎么一点像是老爷的脾气秉性,莫非是以前的大夫人也是这种手段的?”

“还敢嚼舌,让大小姐听到了你的命还要不要?”

“可是,我们什么也没做,怎么不半个月的工钱就没了,我就指着这点钱养活一家几口呢,这叫我日子怎么过啊?”

“能怎么活,管你怎么过呢,我看啊,这差事当真是要小心的当着了,不然,说不定哪天咱们也被发到了庄子上去了。”

“就是……”

那个刘姨娘自然是清楚白锦绣是怎么罚了孙姨娘的,所以,她还没进院子,腿便已经抖动了起来,生怕自己吃亏,赶紧让一直跟着自己的丫环去请老爷,可是,没等丫环走几步就让大小姐的丫环给叉了回来。

“你省省吧。”

徐妈妈也懒得和刘姨娘多说,只是挑眉看了眼刘姨娘脸上的狼狈。

“大小姐回来了,老爷就不会再管这内宅里的事情了。”

刘姨娘听到这句话,当即没了主心骨,这时候她才恍然的明白,为什么孙姨娘这两天不哭不闹的在自己的房里,没有去向老爷诉苦。

“徐妈妈,你要救救我啊,我不想被……”

她一时想不出来自己会被怎么样,顿在那里,扯着徐妈妈的袖笼,已然哭得跟个泪人一样。

“你且放了手吧。”

徐妈妈虽然平日里觉得老爷太过散漫了些,但是因为各位姨娘做事还不算是出格,所以,自然还算是安生,可是,她也隐约间觉得这次大小姐回来,似乎是和以前又不一样了,若是这种事情放在以前,大小姐会不动声色的处理了,而不是急于一时,可是,这几天大小姐接连着处理了上上下下的奴才和姨娘,像是有些着急的样子。

可是,大小姐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刘姨娘没得到什么保证,她哪里肯放手,又见着徐妈妈是在白锦绣的面前算得上是说得了话的,更是得了个活命的草一样的握着。

“徐妈妈,我知道大小姐是动了气了,可是,我也不过就是想给少爷争点子东西罢了。”

“给少爷?”

徐妈妈见刘姨娘至到现在还当大小姐是个傻子呢,看在她生养了少爷的份上,便点拨了两句。

“你当大小姐是这么好胡弄的呢,平哥不过才那么大,牙还没长齐呢,又是个少爷,用枸杞做什么?你以为我想得出来的,大小姐会想不到这一层?”

刘姨娘见被人说破了,顿时觉得没脸,可是,平日里这府里的好东西大半被孙姨娘占着,她捞不到什么,现在好不容易孙姨娘在院子里足不出户,她也总想得点什么才甘心。

“进去吧。”

徐妈妈再不肯多说,走过月牙门以后,又看了眼抖成了一团的刘姨娘。

“大小姐总归是小姐,顾着身份也不会把你真的怎么样了。”

“可是,我怕……”

刘姨娘总觉得除了老爷以外,所有的人都恨她,嫉妒她的年轻貌美,甚至是冷道台赏下来的那个余姨娘也没有她的姿色漂亮,可是,这两天只是远远的看过了大小姐,她不知道自己一直自持着的容貌根本在白老爷的眼里,在白锦绣的眼里算不上什么稀罕。

白锦绣坐在炕上,靠着垫子,直到徐妈妈挑开了厚重的帘子把刘姨娘放进来,白锦绣一直垂着的眉眼都没有睁开。

“大小姐,我把刘姨娘带来了。”

徐妈妈回完了话以后,就垂手站在了一旁。白锦绣旁边站着的瑞雪,此时就站在白锦绣的身边,替白锦绣轻轻的擦着手里的火龙。

其余的两个大丫环也都悄无声息的站着,刘姨娘进来也没有让两个人的眼睛抬那么一下子。

“大小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刘姨娘几乎是涕泪横流的保证,让白锦绣生烦。

她不相信一个昨天晚上还在她的爹爹的耳边想要此时戴在白锦绣手上的玉镯的人会今天就一下子洗心革面了,可是这事又不是能拿到台面上说出来的理由。

“你生了一个哥儿,自然身份更是和那些个丫头婆子不一样,就是单单看在哥儿的情分上,我也会给你留份子脸面,可是,这份脸面你以后,要或者不要,就只能是你自己掂量着办了,如果,让我再看你闹下去,你不是孙姨娘是这府里十几年的老人了,把你赶出去,也不过就是那么回子事了。我希望你长些个记性。”

“大小姐,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不闹了,就是为了哥儿,我也不闹了。”

“为了他,那倒不用。”

白锦绣这时才睁开了眼,似乎是看了眼刘姨娘脸上的泪花,可是,她对这种梨花带雨的脸庞着实没有什么好敢,此时偎坐在炕上的白锦绣,忽觉得眼下的人让她有些心烦。

“哥儿我已经让人抱到夏姨娘的屋里去了。”

“不,大小姐,哥儿还小,离不开我这个亲娘。”

“是吗?你也知道他还小,是吗?”

白锦绣懒得和刘姨娘再废话,虽然也不过才回来几天,她已经零星的从下人和余嬷嬷的嘴里听了一些这个刘姨娘把持着少爷,有持无恐的样子了,今天的事情总归说起来不过是给白锦绣了个由头罢了。

白锦绣才打发了刘姨娘,让丫环把她丢到自己的院子里哭去,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就听徐妈妈再次走了进来,只是这回,她的脚步很急,匆匆的就走到了白锦绣的面前。

“大小姐,老爷请你过去一趟,说有要紧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小说<<田园王妃>>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田园王妃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