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田园王妃

2 训妾

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www.52ranwen.net;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进了自己以前的绣房,因为房间内所有的家什仍然俱都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半分的变化,白锦绣神色上甚至有一丝的恍惚,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出了一趟远门罢了。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燃文123小说网www.52ranwen.net吧

也许是路途上累到了极点,也许是因为在这张床上也许格外的让白锦绣能睡得香甜,至到第二天三更白锦绣醒来的时候,分明感觉自己的精神竟是一时间就好了几分。

见她有了动静,小丫环赶紧过来撩开了厚厚的幔账,这时,瑞雪走了进来,手里捧着银盆。

“这些事情,你交给那些小丫环做就是了,哪里还用得着你。”

白锦绣说了一句,瑞雪却并不搭话,替白锦绣穿好了外面的裙子,把一件浅粉色的披甲也拢在了白锦绣的身上。

“洪武走了吗?”

“走了,二更天走的。”

白锦绣点头,净过了脸以后,瑞雪扶着她坐在了条鸡翅木的贵妃榻上。然后便指挥着白锦绣房里的两个小丫环把马车上带回来的所有的衣物还有一应的用具都安置了。

白锦绣在离家前就有两个贴身的丫环,至到现在她都还没有见到人,想来是嫁了出去,看着这两个满脸俱都是慌慌张张的表情小丫头,白锦绣看瑞雪实在是用着不顺手。

“先别收拾了,等一会儿再让内院的那个婆子调两个大丫环来,你再折腾吧,要不,怎么也都如不了你的意。”

“夫人这是什么话,我自己也能弄顺当了,可是这两个小丫头总要从小调教才好,要不,人家不说您怎么着,可是这以后我才是真真的要被她们两个人累死了呢。更何况现在不比以前,你手头也不过就是有七八个丫头婆子罢了,要是搁在府里的时候……”

说到这里瑞雪也自己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顿时把话全梗在了喉头处,脸上的神彩这时候也淡了两分。

“大小姐,夏姨娘带着几个丫头过来了,问您是不是现在方便挑人?”

这个丫环叫梅花,虽然才十五六的年纪,却算是白家宅院里的老人了。白锦绣由瑞雪搭着手坐了起来,走到炕前,瑞雪又找了个靠榨让她靠坐好了,直到这时,白锦绣才对在门口处静静的候着的梅花说道。

“让瑞雪去挑吧,你让夏姨娘进来,我和她说两句话。”

这些挑人的事情,白锦绣没有什么兴致,也根本不需要她自己去选,瑞雪听到了她的话以后,把手里新沏的龙井放在了炕桌上,不急不忙的整了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褶皱痕迹的外裙,然后对站在门口的梅花说道。

“辛苦姑娘了。”

说完了以后,两个丫头就这么出去了。

这时候,那两个刚刚还在收拾东西的小丫环停下了手里的活,规矩的站在了白锦绣的面前。

“你们俩个叫什么名字。”

“我叫琪儿,她叫玲儿。”

这两个小丫头原本是看护她这个绣楼的小丫头,因为长年没有人住,所以也只有两个老嬷嬷带着这两个小丫环住在这里,因为白绵绣回来前根本没通知家里,所以,一时间显得她的近前没有了什么人手。

“你们老爷这几年的身体还好吗?”

这是白锦绣最操心的事情,手里端着龙井,微微皱着眉头。怕这两个小丫环不敢说真话,白锦绣又补了一句。

“只管照实了说。”

“老爷这几年身体还硬朗,时常在后花园的荷花池边钓鱼,再不就是和方府的大老爷下棋,很少出府去。还有就是陈知县有时候也会来咱们家,隔三差五的坐坐,和老爷说会儿子话。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燃文123小说网www.52ranwen.net吧”

“嗯。”

白锦绣点了点头,也知道在这两个小丫头的嘴里问不出来什么话来,便也不再废话。

“大小姐,夏姨娘到了。”

先进来的是夏姨娘的大丫环珍儿,虽说过了几年,可是没有变什么样子。

“请她进来吧。”

夏姨娘应着声挑着帘子走了进来,像是还是往年里的老样子,清清素素的一张脸上,没有什么特别,和她的性子一样,温和,软弱。

白锦绣吩咐了一声小丫头。

“给夏姨娘搬个矮凳。”

“姑娘,不用,我站着就行。”

这是白锦绣分外的礼遇,在金朝像是夏姨娘这样被买进府里的姨娘也仅比丫环的待遇好上一些,其余就再没有什么好处了,就连生养个孩子都要交到大夫人的膝下养着,根本就没有自己抚养的权利。

比夏姨娘这种买进府里的妾再好上一些的便是一些身家清白的良妾,那也不过是一顶小轿十几两银子也就算是有个娶的仪式。

妾者立女也,在夫人面前要小心的侍奉,虽然金朝明令严禁虐待下人,滥用私刑,但是那种日子也不可谓不艰难。

“你坐下吧,我有好些个话要问你才能知道。”

白锦绣即使是只说了这么两句话,也不过才坐了半个时辰脸上就带了虚汗,端了端手边的杯子,再好的茶香也没了兴致,她挥了挥手,示意瑞雪把茶水收拾了下去。

“姑娘,这是路上带着的酒酿的梅子,还有一些。”

瑞雪用荷花碗把那几颗梅子摆在了白锦绣的面前的桌案上,夏姨娘站到桌边,把白瓷的荷花碗就端了起来。

“我伺候着姑娘吃吧。”

说话的时候,便用碗里的银签子挑了一个,恭敬的端着。

白锦绣没有什么胃口,却还是拿起了一个,然后才开口问夏姨娘道。

“这几年家里又进了两个姨娘?”

“嗯,一个是县令老爷送进来,娘家姓刘,今年二十三岁,去年给老爷添了一个男孩子,长得还算是壮实,老爷给起了个名字叫瑞哥儿,大名却还没起呢,老爷说要等到法海寺里的掌院回来,请他给算个名字。另外的一个是冷道台前年到县里的时候,丢下来的一个病丫头,因为她与姑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老爷看着可怜,就收留了她,后来她自己在老爷做寿的时候求了道台,把她赏了老爷,娘家姓余,今年像是十九了。”

“嗯,锦月和锦霖还都好吧?我想锦月今年也该十四了,锦霖十岁了,是吧。”

这两个孩子都是夏姨娘所生的,虽然白锦绣和自己的几个异母的弟妹都不算是亲近,却也因为血脉里的情分在,所以,也记得极清楚的。

“嗯,锦霖在大小姐随老爷进京了的那年,老爷临行前投了帖子进了学堂,但那孩子拙笨了些,先生并不怎么喜欢他。”

白姨娘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很是看重,如果白锦绣没有记错的话,府里另外的一个孙姨娘的儿子今年也该十二岁了。

“那锦月呢?”

“夫人去的早,没有人照看着她,老爷找了二个教养嬷嬷。

“论理后年就要相看婆家了吧?”

在金朝女孩子一般都是十六岁及鬓了以后出嫁,在这一年里会有一些媒婆或是母家的人替着相看,只除了一些家境实在贫寒的以外,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是不会传出来什么嫁娶的事情来的,那样会让外人笑话,这家的小姐没有人要了,才这么着急的相看婆家的。

“至今还一点眉目都没有呢。”

“才十四岁,还有一年。“

白锦绣在这种事情上不想多说,这种事情本来也没有夏氏说话的余地,即使是白锦绣的母亲不在了,她父亲还在世呢,所以这些事情自然会有族里的长辈们替着张罗,所以,无论夏姨娘是不是着急,这种事情她都是说不上来话的。

“嗯,姑娘说的是。”

说了这几句话的时候,瑞雪又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带了一个女孩子,有十三四的年纪,长得还算是干净,眼睛也很有规矩,虽然还是显得局促了些,却还算是让白锦绣满意。

“夫人,真是挑不出来什么样子的了,倒是站了一院子,可是,一个个的都长着一个模样,等回头再选了些要我再挑吧。”

白锦绣却没有点头,她看了瑞雪一眼,稍有些压低了嗓音。

“再去选三个,将就着吧,索性我也用不到她们太多的地方。”

“这,好吧。”

瑞雪挑着帘子出去了,这些丫头还没有散,有几个原本就是白府里的,另外的是由外面的婆子带进来的小姑娘,瑞雪站在那里,扫了一眼便再也不想看了,在她的眼里,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入了眼的,可是,显然里面的夫人也不打算给她时间找什么合心意的了,指了两个样貌和举止还算是端正的。

“你们两个都留下来,跟我进来吧。”

在金朝的民间一般有点头面的人家的主子手下的丫环都是有定额的,像是白锦绣这样的嫡出的小姐和少爷,大丫环都是四个,洗衣和整理院子的嬷嬷是两个,小丫环是四个,另外少爷还会配两个小厮,而庶出的子女一股都是在这个数量上减半,良妾和庶了的子女的丫环数量是相同的,只是房里会再多两个嬷嬷,而像夏姨娘这样的待妾一般就只有一个大丫环,两个小丫环,和一个嬷嬷。

让三个人都站到了白锦绣的面前以后,白锦绣也仅仅是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便让瑞雪把人带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以后,瑞雪再次走了进来,手里拿了碗已经熬好了的药。

“夫人,是吃药的时候了。”

“嗯。”

白锦绣闻着苦涩的药味,眉头却都已经懒得皱了,端过了碗以后,几口就把药喝静了,瑞雪接过了碗,夏姨娘站在白锦绣的身边,想问却不敢问,端上了漱口的水,侍候着白锦绣净了净嘴里的药味。

这时候院子里有了些动静,然后就听着挑帘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刚才被瑞雪首先挑选了出来的丫环站到了白锦绣的面前。

“大小姐,孙姨娘带着锦薇小姐过来给大小姐请安来了。”

“让她们进来吧。”

先进来的是白锦薇,一身白色的闺阁里的女孩子寻常的妆束,头上却插了四支分量不轻的金钗,手上各戴着两对金镯子。

才一进来,还没等站稳当了就福着身子,对着白锦绣俏生生的笑着。

“锦薇给芳大姐姐请安。”

“起来吧。”

白锦绣并没有露出笑脸,只是含着深意的挑了挑唇角的笑。

“瑞雪,去把我带因来的那两对绞丝的金镯子给拿出来。”

在金锦绣的手上只戴了一只满绿的玉镯,虽然白锦绣也看到白锦月目光里的羡慕了,只是这只镯子却是白锦绣也不敢轻易摘下来的,更何况是送人了,所以,她也只当没有看到。

“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你喜欢这些金饰,我也就凑趣送你一对,另外的这一对就让夏姨娘一会儿送到锦月那里去,算是我给她的礼吧。”

“姑娘您这可就偏心了,还有我们锦薇呢,虽然今天没来,可是姑娘可不带这么厚此薄比的。”

孙姨娘这话说得唐突,就算是白锦绣忘了,可是,这话里的意思却是分明有其它的意思。这还不过是她回了娘家的第一天罢了。

“是吗,她怎么没来。”

白锦绣笑了笑,却谁也不看,眼睛落在自己右腕的镯子上,把弄了两下,只等着孙姨娘的回话。

“给老爷绣个巾子,我的这个孩子啊,对她爹十分的孝敬,这满心……”

孙姨娘这话也不过才刚说了一半,却发现白锦绣忽的抬起了眉,冷眼的看着她。

“我,我……”

说了两声我以后,当着几乎是一屋子人的面,孙姨娘扑通的就跪到了地上。

“知道你怎么错了吗?”

白锦绣很少动气,她已经两世为人,极少有看不开的事情,可是,这个孙姨娘在她回来的第一天就把自己当成了个人物,跳梁小丑似的摆弄着那点子心思。

“我以前和你说过什么,那二十板子,你忘了是不是?”

在白锦绣还不过九岁的时候,有一天她像是在喂白锦薇些粥吃,她也不过是看她饿得极了,嬷嬷那时候却恰巧也不在身边。

可是这上孙姨娘却当做了天大的事情,披头盖脸的就说,我们家锦薇如何如何。

“谁家?”

白锦绣当时虽然不过是九岁的年纪,但是因为这些年在白家的娇生惯养,自然是有股子气势,当时就命自己的老嬷嬷把孙姨娘插出去重重的打了二十板子,虽然这件事情还是心动了族里,却没有人说白锦绣什么,原本就是应该白锦绣当这个家的,至少在她出嫁前,如果白方不动了娶妻的心思,那么整个白家的内府就是她最大了,所以,这顿打让白家的两个姨娘也记住了些事情。

“姑娘,我错了。”

因为这几年白锦绣不在家,又加上孙姨娘把白方侍候得算是极好,再加上她的一个儿子还算是有出息,虽然不过是考了个县里的童生,却让白方也格外的看重了些,所以,平日里在方语上自己也不再是那么经心在意,却不想今天到底还是犯在了白锦绣的手下。

“这话,我想你是记不住了。”

白锦绣这时又看了眼白锦微脸上那些已经挂不住了的表情。

夏姨娘上前来劝,白锦绣却连眼神这时候都没有给她一个。

“去把锦薇的教养嬷嬷叫来,把二小姐带回房里。”

等到嬷嬷把白锦微带走了以后,白锦绣这才扶着瑞雪的手,站了起来,直到她已经走到了孙姨娘的面前,才端端的站定了身子。

“我今天既然回到了这个府里,那么府里的规矩就不能再有一分的错漏,念着这几年你没有惹下什么大事,今天我再饶了你一回,如果下次你再想把哥儿和我的两个妹妹算在你的院子里,到了那个时候,送你去清音庵堂还是把你交了族里打卖,也就全是我的一句话了,另外,你也别再动了心思,想让我爹把我从这个家里请出去,或者是单单的去让我到外面独住了,且不说这些年我养着你,如果你想试,不妨问问我爹,如果给他一个选择,把我或者是把他其余的所有的儿女请出这个白家老宅,你问问他,会是哪个?”

且不说白锦绣自信自己和父亲的血脉情分,单说她这个嫡长女的身分摆在那里,只要她不做下作奸犯科的大罪,按照金朝的律典,她现在就是这内宅的主人,就没有人敢动她一人一毫,几年前如是,到如今也是如是。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小说<<田园王妃>>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田园王妃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