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幻想言情 > 田园王妃 > 1 君弃,我便休
返回目录

田园王妃

1 君弃,我便休

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www.52ranwen.net;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天罡六年元月一日夜,在淮南县城的官道上,二匹看起来精神奕奕的高头大马,拉着一辆极其普通的灰色呢顶的马车踢踢踏踏的走着。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燃文123小说网www.52ranwen.net吧速度并不快,驾车的车夫的脸上透着十分的轻松,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对高挂在院门口的红色的灯笼的人家,低低的对紧压着轿帘的车里的人说。

“姑娘,终于到了。”

“阿弥托佛,可算是活着到了。”

说话的并不是里面的妇人,而是里面的丫环。

“瑞雪,夫人怎么样?”

瑞雪手里握着白色的素帕,一路上提心吊胆的走了三个多月,连个大夫都没有,有的不过是银子,也不知道多少个大夫开了多少个糊涂的方子,不过好在现在车里的人至少,还活着。

挑开了帘子,瑞雪探出了脑袋,忍着疲惫小声的对车夫说道。

“她还睡着,还是那个样子。”

这天的日子本是团圆的日子,家家户户都点了红色的灯笼,就待着明天一早,太阳刚升的时候,全家一起去庙里上升祈福。

这是大金朝的旧俗,大年初一的一整天,所有的人都不会出门,这一天出门会是一件极其不吉利的事情,即使是在路上的人,也都会在客栈里落脚,即使是些无家可归的人,也都可以到附近的寺里,借宿几晚。因为,从农历二十五直到正月初五,金朝的所有的寺院的大门都会是敞开着的。

这时已经近至子夜时分了,夜里的冷风吹得这辆车所停的那个门前的硕大的一对灯笼摇晃得异常的厉害。

就在车夫跳下了车的时候,车里一直沉睡着的女人这时候睁开了眼。

“瑞雪,到了吗?”

这个女人声音并不甭脆,透着沙哑和极其虚弱的声响,即使不是大夫,也能听出来这个女子像是气力全无了。

“是的,夫人,到了。”

“扶我下去。”

说完了话以后,抬了头右手的手指,只略动了动,手腕上的满绿的翡翠玉镯发出了一声极清脆愉耳的响动。

“夫人,还是让洪武叫门吧,您的身体吹不得风。”

“算了,这大年夜的,别吓到他们。”

白锦绣虽然没有什么脾气,但是也不是好说话的人,所以,瑞雪也不敢再坚持,赶紧拿出了刚才罩在白锦绣身上的狐皮大氅,披在了白锦绣的身上。白锦绣的头发极长,瑞雪打理方便便盘成了云髻,上面却只有两只油黄色的翡翠簪子,本来她还想再插两只金钗,可是,白锦绣却不愿意,也就只能做罢了。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燃文123小说网www.52ranwen.net吧

白锦绣最喜欢天青色,所以她的衣裙,从里到外经常都是一色的天青,现下也是一般,穿在身上,仍旧是恍若置身江南的模样。

然后,小心的拢过了白锦绣的头发,规规矩矩的,又是异常利索的把前面的紫色丝带系了个结。

“瑞雪,跟我回来,委屈你了。”

“夫人,不要这么说,你对瑞雪有恩,瑞雪早就发誓要跟着夫人一辈子的,况且,我这是与夫人回娘家了,以后又哪里有什么苦会受的。”

白锦绣却不说话,白色的大氅罩在她的身上,让她本来就极其消瘦的身体,显得更是越发的身形不堪了。

“洪武,你回避一下,夫人要亲自扣门。”

外面的脚步声响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瑞雪自己先跳下了车,拿出车里的脚凳放在了地上。

“锦绣夫人,可以出来了。”

“以后别再这么叫我了,我已然不是什么锦绣夫人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白锦绣的嘴角即使是她自己再不愿意,还是挂了几分的苦涩。

“以后,你和家里的人一样,叫我大小姐吧。”

“是,瑞雪知道了。”

瑞雪这时候已经搭手,扶住了白锦绣的手腕。她几乎是托着白锦绣的手臂的。

“终于,到家了。”

抬头看向了大门上的三个草书的大字“行止园”,虽然经过了十几个年头,这块匾已经显得破旧了,红底的大字也褪了些颜色下去,可是那些抹不去的记忆,却在一瞬间扑面而来。

“一失足成千古笑,再回头,却是百年人。”

这句的原文诗句白锦绣记得自己还是在上高中的时候,经过了这么多年,她原以为自己早已经把前世的琐碎都忘了个干净,可是,却没有想到,这句话,在这个时候,却是从她的嘴里,脱口便说了出来。

家里的如意门还是原来的样子,不只是门上的这块父亲亲笔写的这几个字没有换过,就连门口处的这对小石墩子还都是原来的样子,记得在她小时候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在这两个石墩上踩着小小的一双绣花鞋,跳上她的那辆漂亮的绣轿,或者是踩着这对石墩,站在父亲的面前,花一样的笑。

拍开门以后,竟然还是二十年前到白家当差的老谢,只是他的腰比白锦绣的印象里更弯了些。

“大小姐。”

他才跪了下去,白锦绣却连笑也忘了,门才一敞开,她就在瑞雪的搀扶下迈进了门。

倒座的房子还都是原来的样子,父亲像是只仅仅的粉刷过,就连前面的那些在廊上挂着的风铃还是老的那个,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了。

走到了二进的门前,仰头看过去,花开富贵的牡丹描着金线,白锦绣还记得这是金朝的规矩,如果家里有的是嫡长女的话,这二进的门上就是一对牡丹,左右门都是一样的团纹图案,如果家里是嫡长子,便会换上一对幼狮的图案,但等到了长子及第之后,才能换成瑞兽,否则便不能更换的。

叫开二进的门的时候,已经是一对老嬷嬷手拿着一对红灯笼,一左一右的站在门的左右。

“大小姐?”

“我的天啊,是大小姐!”

两个嬷嬷这时候也跪了下去,连带院子里的小丫环也跟着跪在了白锦绣的面前。

站在二进的门口处,看着正院的垂花门,看着眼前那只硕大的荷花缸,看着院子的青砖上摆着的一只又一只的花盆,因为已经是冬天的季节,只有一些枝蔓在。

白锦绣握着双手,眼睛在这时候闭了又闭,眼里已经有说不出来的高兴,可是,流下的却是滚烫滚烫的泪花。

“锦绣夫人,您这是回来了,应该高兴才是。”

瑞雪一时间还改不过来口来,扶着白锦绣的手臂,她明显感觉到白锦绣在颤抖着,以前无论是什么时候,即使是生死一刻的时候,瑞雪都没有见过锦绣夫人这么激动,就在她稍愣的时候,从东侧厢房里走出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穿着的是一件青布直身的大衣,头戴着四方平定巾,用一块椭圆的和田玉束着,这个男人的手还扣在腰上,显然腰带并没有系好,脚上的靴子穿着,却有一条裤腿还在靴筒里,没来得及整理。

“锦绣?”

白锦绣并没有等自己的父亲走到她的面前,就已经跪了下去。一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压着花边的六福襦裙的压脚已经铺在了青石之上。

“父亲,女儿不孝。”

还没等白锦绣说完,白方已经急忙跑了过来,双手搭在女儿的双臂之上,倒竖着眉的的就往起拉自己的女儿。

“让女儿把话说完。”

白锦绣拂开父亲的手,眉目轻淡,并未有半分的描绘,素颜垂下,看着自己的锦裙。

“女儿是被人休回家门的,这是休书。”

说话的时候,白锦绣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张素笺。

“我苦命的儿啊~”

白方狠狠的抱住女儿,膝盖跪在了地上,才要痛哭,这时候刚刚跟着白锦绣跪下了的瑞雪却伸手推开了白方。

“老爷,这与礼不合。”

瑞雪被这一幕吓得一身的冷汗,她知道锦绣夫人即使是被休了回来,如果让人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也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首先她的脑袋就会不保。

“是为父糊涂了。”

这时也有老嬷嬷过来搀扶白锦绣。

“先回闺房吧,好好睡一觉,回来了,以后,有得事说话的机会。”

因为白家没有当家的夫人,虽然白方有四房的待妾,但是,这种场合她们是都出不来的,反倒是管家嬷嬷这时候明白整理,先差人安抚了白方,把他送到侍妾的房里,让人好生安慰,然后便亲自的引着白府的白锦绣送回她以前的闺房。

把白锦绣安排好了以后,还有半个时间就在天亮了,管家嬷嬷见自己已经不能睡了,索性叫来了前院的管家,两个人也不过是简单的过了两句话。

管家在收拾了以后,在天刚刚擦了亮的时候,站在了正院的西厢房的门前。

“老爷让你进去。”

小丫环挑开了帘子后,管家低着头进了房。

站在厅里,才站稳,还不等他说话,坐在太师椅上的白方已然沉声的对钱管家说道。

“把二道门的牡丹宝贵换成兰花的样式罢了,找人好好的给我修那道门,这道差你要是办不到大小姐的心里去,你该知道是怎么个下场。”

“是,老爷。”

这大小姐是被休回来的,所以,二道门的牡丹富贵当然按规矩是不能再用了,可是,一般情形下,大门小户也俱都把这些图案换成一些佛家人物的或者是童子一类的图案,既是回避了规矩,又让主家不显得失了身份。

可是,也有两种情况是另外的,一则是主家的向族里写个陈情,将二门上的图案换成寒梅,以喻清芳自守的意思。另外一则是换成兰花,这个却是主家对这自家嫡出的大小姐疼到了极处才有的,不过钱管家也从来没有听过谁家这么做过,而且,白家在淮南县,虽然不算是首富,白老爷子也算是一方的人物了,白老爷子却偏偏不顾什么忌讳,看来,也根本不打算改主意了。

钱管家缓步走到了二道大门前,看着门的富贵牡丹,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大小姐回来以后,白家像是以后便不会这般安宁了。

白家老爷白方原本十六岁便已然考上了秀才,只是十八岁时先是一年之内一前一后失了双亲,又在十九岁的时候,失去了原配夫人,只留了这么一个嫡长女给他。正是由此种种后,白方竟是断了自己仕途的意思。

又因着白锦绣从小的身子就弱,所以,他更是守着女儿,过着自己祖上的百亩良田过着日子,平日里,也仅是和族里的平辈,于有几个乡绅有些往来,更是在五年前从京城回来以后,平日里便在自家庭院里,摆弄花草,绝少出门,就连白家的亲戚也不再时常的走动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小说<<田园王妃>>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田园王妃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