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酷总裁的乌龙孕妻 > 320 番外22:得到你,是我的终极目标
返回目录

酷总裁的乌龙孕妻

320 番外22:得到你,是我的终极目标

“你真是有毛病!到底想要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就想跟你说说话,然后……我再送你回家!”靳司承无赖地笑了,拉着她的手臂,握得紧紧的,一副粘腻离不开的姿态。

“讨厌,我家司机要来了!”她真是对他没办法,可也真的怕他在这里就不管不顾地做什么,因此还是无奈地瞪着他道。

“告诉他……你不用他接了,晚点……我送你,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管得住自己在此时此刻就得跟你亲热亲热哟!”他厚脸皮的本事堪称一流,看着她的眼神流光溢彩,又作势想要把嘴压下来。

“行了,我答应你,别再丢人了!”她狠瞪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想想他要吻她,她也没有多排斥,那个也算不了什么,八年前都亲过了,现在亲又何必矫情什么?只要不是在人前做,总也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那还不打电话?”靳司承眨着坏男眼,看着单纯如小白兔一般的女孩子,他的兴奋点已经达到了最高,一看她那样子就以为他不过是想亲亲她抱抱她而已,呵呵,她以为他真的不会做什么呀?他八年前就想怎么怎么样她了,要不是因为她还太小,他也不能龌龊到连十岁的女孩子也敢动的程度,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已经十八岁了,长成这样漂亮可爱的成年女孩子了,他要是再忍着不动她,那纯粹是想要弊得寿终正寝了,他可是向来不会对不起自己的,何况他可是对她认真的,这一点,他也很肯定,至于她肯不肯,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喂,去哪里呀?不是要送我回家吗?”一上了靳司承的车,萧弄玉便发现了方向不对,看着身边的靳司承得意坏笑得她发毛,她也并非真的就感觉不到不对劲的。

“可我们还没有‘聊聊’呢?我怎么就要马上送你回家?”他笑得无耻又恶劣,双手悠闲地把着方向盘,熟练地将车子转向一边的叉路,让萧弄玉更确认了他要去的方向根本就跟她家是两条路。

“你……你混蛋呀?你想干嘛?”她瞪着眼睛,有些戒备地道。

“不干嘛,带你去我家!”他笑得她发毛。

“喂,我干嘛要跟你去你家?”她扭头瞪着他,心下里也在打鼓,起码她再笨也不会不知道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她们的同学哪个没有谈恋家跟男朋友过夜的?而他这样缠着她,又亲又吻的,不会就真的什么也不想做,只想逗着她玩吧?

“因为……今晚我大哥和大嫂不在家,他们带孩子回美国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你说……我一个人在家,不是太寂寞了?我在家里准备了给你爸爸妈妈们的礼物,你陪我去取,然后我再送你回家,跟你一起见你的家人,不是很好?”他笑得死不要脸地道,就是这样拙劣的理由却让萧弄玉一时的沉默,她竟然真的在思考他的这种安排的真实性。

“你哥哥嫂子回美国了?”她迷惑地看着他。

“当然了,我回来接手这边的公司,可以主掌亚洲事务了,他们就要去美国总部接手那边的事情了,我爸爸年纪大了,不能总让他那么操劳的,我哥哥也得拿出长子的义务了。”他难得郑重地道,当然说的也是事实,他们家美国公司很大,他的爸爸和大哥等待他长大可以分担责任也好久了,他和他大哥的约定也要真正地实现了,现在……就是时机。

“那你不是很忙?怎么还有时间来缠着我?”她眨着眼睛望着他,傻傻地问道。

“忙?忙我也不能不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吧?难道让我在这里工作就要当光棍?我大哥那么忙,不是还照样在这里找到了老婆,还生了儿子女儿,我要是一个人,你都不会心疼我呀?”他带着哄骗又撒娇的语气幽然地道,让她不得不傻傻地愣愣地看着他,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如果她不答应他,他光棍了,还要有她的责任吗?

“可……你可以找别的女孩子呀?干嘛非找我?”

“找别的女孩子?亏你说得出口这样的话?难道我的心意你不明白吗?还要我说得多明白,做得多明显,你才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靳司承登时被她说的话给弄得眉头皱得可以打出结,连着脸也黑了半截,开什么玩笑?他苦苦地等了她八年好不?他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白痴又欠打的话来?她究竟有没有心肝肺?他们俩个明明就是最般配的一对,她竟然敢说让他找别的女孩子?想让他气死恼死是不是?

“我……可我爸爸不喜欢你大哥,我哥哥也不喜欢你……”她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着实有些心虚自己说这话是有些欠妥当,不管怎么说,他想要她那么坦白,她总也明白的。

“他们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我是你问你喜不喜欢我?”他恼死了,真是被她这副迟钝的样子气得想掐断她的脖子,可是还是死没出息地要喜欢这样的她?

“我不知道呀……”她嗫嚅着小嘴,头垂得低低地道。

“那我就让你知道!”他黑着脸,将方向盘一转,脚下油门一踩,猝然将车子停了下来,让萧弄玉一愣,一座豪华的私人别墅近在眼前了,美式的建筑风格,大而温馨,花园里的池水小桥树木假山又是中式的苏州园林式的风格,这种中外合璧的风格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反而更有一种不协调的美,这里就是靳司承的哥哥这八年来在中国的家吗?自从他自己置了别墅,不再住在她家的隔壁,她也没再见过靳家兄弟,原来,靳司维住在了这里,并且在中国遇到了自已命中的女人,结婚生子,而靳司承则回去了美国读书,其实她也不是一无所知的,起码知道他哥哥跟他爸爸会有生意上的往来,他爸爸还会偶尔因为他而跟她妈妈斗两句嘴,而靳司承却在美国跟萧天童做了同班同学,他们一直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却也一直保持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默关系而已!

“我哥哥家,现在暂时是我的,也是你的,如果你不喜欢这种风格,我会找人按你的意思重新装修,甚至是重建,怎么样?要一直看下去不进去吗?”靳司承知道她在看这里,脸上的表情似乎也感慨万千,便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拉着她便进了门,暧昧的话也透着他的意思。

“讨厌,你的家跟我什么关系?”她被他拥在怀中,这样近地跟他接触,还是紧张得不得了,毕竟……当年他们太小,她根本就不懂得男与女之间的会有的亲密关系和可能的感情,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是二十多岁的男人,而她也是大姑娘了,就算比一般的女孩迟钝,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现在跟他拥在一起的身体就和从前一点也不一样了,她娇柔瘦弱却绝对已经前凸后翘了,是具备完全的女人味道了,而他……贴在她身上的男人躯体也那么地强劲而有张力,当然……也是带着俊美无比,身材极致的男人特有的诱惑味道,其实她也知道他把她带来他的家会企图不良,可是却也在放任这种可能的发展,因为她心里那弱弱地未曾对别的男孩子动地的心,还是为他保留着一方天地,只是她不想去想去承认而已。

“怎么没关系?你是我喜欢的女孩,我等了你八年了,现在就要跟你谈恋爱,拥抱接吻,上床,然后见双方的爸爸妈妈,结婚,生孩子……”他越说越不像话,当然也是十足十的认真态度,让她脸红得不得了。

“你能不能不那么讨厌,脑袋里都是些垃圾?”她嗔怪他,便任他将她拉进了客厅,甚至都来不及好奇他家什么样子,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她搂坐在了沙发上。

“什么垃圾?难道想要跟自己爱了八年的女孩子恋爱就不行吗?你哥哥阻挠我,你也不答应我?我有那么差劲吗?你知不知道我到现在都还是处男,为你保留着我的第一次呢?”他双手捧住她的脸,企图不良地道,然后便想将她的嘴吻住,却让她用纤白如玉的弹钢琴的手给捂住。

“你讨厌,不要这样,你不会是想……”她傻呆呆地躲闪着他的嘴,还想要个明白的答复。

“想什么?你说我想什么?你不明白吗?”他厚颜地将她拥紧,又想将嘴落下,也暧昧地要去摸上她小巧饱满让他肖想了数年的部位,她长大了,成熟到足以让他可以得到她拥有她的年纪了,他实在也是忍到了极限了,再不做,他都怀疑自己的自制力能够挺多久?

“不要的……我……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在家里等我回去呢,我……”她挣扎着想要躲开他的手,可是根本无济于事,他还是叹息地摸到了他肖想已久的部位,这一摸,更是让他想要得不得了,饥渴的唇也隔着衣服凑了上去,就想无限贪婪地将她所有的一切都吞进肚子里也不为过。

“不急,我们俩先做点餐前功课,完了,我就跟你一起去看他们……”他说着这话,两眼都喷出了火,一把将她按倒在沙发上,这一压就跟泰山压顶一般,让她紧张又惶然地倒吸了一口气。

“喂,你……真的想呀,可……我又没想你见我爸爸妈妈呢?你怎么就以为他们也会喜欢你呢?”她扭着头,想要躲开他粘腻的嘴,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靳司承这样说,这样做,就是想要跟她怎么怎么样了?是那种认真地要谈恋爱见她家人的意思了?这个起码她也是懂的,当然他也一直没有掩饰过,可是……他这个样子真的挺坏的,不会把她吃干抹净,渣都不剩吧?像这个年纪所有的女孩子初次恋爱被自己男人缠着要亲热,甜言蜜语一样,她既有些渴望好奇这种事情,当然也会患得患失地怕他骗她,哄她,欺负她,就是他承诺了爱她娶她,她也心没底呀,因为他一直都是这副坏坏的样子,的这她也清楚,连萧天童一准也没看他顺眼过,他怎么就以为她和她的爸爸妈妈们就一定可以接受他呢?

“那是他们不了解我,知道我对你的真心,当然就不会再反对我们在一起了!”他厚颜得可以,当然也在她的脸上发现了她对他不是毫无好感的,心里更是一阵阵地激动,想想也是的,她是有些笨有些迟钝,可是八年前也未见得多烦他的,都是她那个混蛋的哥哥非要在中间无理取闹地阻挠他接近她,追求她,现在他需要的就是可以这样有机会单独地跟她在一起,而得到她的人她的心,然后才有可能永远不分开。

“嗯……可也不要马上就做这种事情呀?我……我怕的……”她无措地想要躲闪他的吻,却让他突然地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直接摸上了他隔着衣服摸了半天的部位,这一摸,让他们同时激动得差点叫出了声。

“不怕,可怜可怜我吧,我不能再等了,八年前就想了,挺到现在,打太多次手枪了,你不怕我将来性-无能,无法给你性-福呀?”他是真急了,再也不想听她推辞的话,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嘴,饥渴得如狼似虎。

“可……可我哥也还没有女人……”她挣扎着还想劝住他,在她看来,她还没有觉得非要做这种事情的地步时,他却非要这样直接,总是不妥当的。

“他……他今晚也要告别处-男生涯了,有了女人就有的忙了,免得没事跟我抢你!”靳司承坏男眼一眨,提起萧天童就有气,要不是他,他来了中国都快一个月了,竟然几次三番地想要跟她在一起都没有机会,他这个当哥哥的当同学的可真妈的气死他了。

“你……你说什么?你不会是想要怎么样他吧?你这么坏……”她再迟钝也忽然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些端倪,起码刚刚他去学校找她,那副笃定萧天童不会出现的得意态度,然后又把她半强迫地带来这里,就很可能是安排好了什么,因此她便想到他说这话定做是做了什么坏事了?!

“不会让他怎么样的,我有分寸!我这是在成全他和你们萧家!”他可不想这个时候跟她讨论这种话题,现在时间和空间都是属于他们两个的,他要做他肖想了八年的那桩事情,至于别的……可不在他要考虑的范围内的,包括她的哥哥在他的特意安排下会发生什么,那也跟他关系不大!

“你讨厌,你要是敢怎么样他……唔……疼,你混蛋呀……我……我……” 她来不及追问了所以然来,想要确认他不会对她哥哥怎么样,却被他又一次压下来的嘴将所有的话堵在了喉间,饥渴的唇舌纠缠和着身体的接触,急速地升温着的青年男女的情和欲,即使是没有什么经验,却更加地激-情四射而情潮涌动,他们……都是有需要而渴望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年纪,这种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他想要的不得了,她也半推半就,当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会发生什么的!

而她不知道的,就是这个混蛋为了将阻碍他追求自己心爱女孩子的绊脚石踢到一边,而坏痞地想要让她哥哥早早顺着所有的盛家人的意而跟那个莫青鸳有了什么,坏到买通一个非常需要钱而急切到无法的女孩子的行为,有多么地过分恶劣,甚至……还将一个无辜的女孩没有按他设想地推进了她哥哥的怀抱的事情正在同时发生着,他只顾着自己痛快,还自鸣得意他一举数得的“绝招”!

“啊……疼……嗯……嗯……”温存暧昧中,当他勇猛地冲破她的那一道障碍时,他们的情绪还是狂喜到了极点,虽然总是难免第一次的无措和疼痛,可是靳司承真是比萧天童做过太多的功课,当然也没有不该有的催化剂的成全,他有的是耐心和前戏,让他一直肖想的女孩子,可以第一次虽然让她难免疼痛,却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并且很快便有感觉而生平第一次得到了满足!

“嗯……喜欢吗?”温存地连续来了两次,靳司承不得不暂时歇了兵,因为她太累了太疼了,就是得到了满足也无法第一次就接二连三地承受太多他的贪婪的占有,因为他再坏再想要,也是心疼她,舍不得她的,这一点……的确是破了他坏男所有的例。

“嗯,还行……就是好疼呀……”她任他为她清理,半闭着眼睛,享受激情后的余温,还温柔地傻傻地纤手轻抚着他的身体,不知道他跟她做,连一点保护也没有,有多么地冒险?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小说<<酷总裁的乌龙孕妻>>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酷总裁的乌龙孕妻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