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酷总裁的乌龙孕妻 > 318 番外20:一百万的解药
返回目录

酷总裁的乌龙孕妻

318 番外20:一百万的解药

“我……我不知道呀……”她仍然惶然地眨着眼睛,似乎马上便感觉到了近在眼前的超级俊男对她企图不良的反应,她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钳制。

“不知道你怕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他话如此说,想要让她对他放心,可是……他却难以忍受跟她这样近距离纠缠而不断涌起了强烈的春-情涌动,即使是这样告诉她放心,他不会把她怎么样,可是他的身体却从下-身急速地涌起了生理反应,甚至比过他偷看A片,黄-色-小说更难以扼制的如潮的汹涌渴望,想立刻将眼前的她狠狠地按在身下,狠狠地吻她,摸她,进去她的身体,得到满足,这……这是怎么回事?

“啊……你……你要干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睛忽然变得幽深而泛着黑得不见底的光芒,马上便吓白了脸,不待他奇怪自己的反应甚至想要开口问她,她竟然吓得拼命地在他的怀中使劲地挣扎起来,那副样子,明明就比他更了解他在想什么似的。

“我……我……”萧天童想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可是却发现身体已不听他的使唤了,连着按着她双臂的手也不听使唤地直接地向她的衣领摸去,看着近在眼前的白嫩漂亮得没有一点瑕疵的脸,他觉得他的行为已经不受控制了,他……就是觉得眼前的女孩子迷人得不得了,而他……就是想要得到她,立刻马上非不可,因为他的身体从里到外似乎瞬间燃起了一团无明火,将他所的对女人的渴望都给引爆了,他……的身体也要爆炸了,他想要女人,非常地想,超过了他从青春期开始忍到现在的所有的忍受极限,让他都吃惊得无以复加,这……怎么可能呢?

他疯了是不是?眼前这个女孩子……的确是勾起了他少的兴趣,可是……就是这样,他也不至于就非要以这种方式立马就不管不顾一切地要得到她吧?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我不要……”她吓得懵了,眼前的男人让她的惊恐更是无限放大到了极限,她比他更能够了解他的感受,她挣扎躲闪着他的靠近,也想要推开他的身体,甚至急得泪水和汗水一起往出涌,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可怕到他马上就要以吃了她,她……真的知道呀!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干什么?”萧天童看着眼前的她,那副惶急挣扎得无措的表现,分明他就跟个强-奸犯一样,让他真的想崩溃,想要狠狠地骂自己的差劲,可是即使是这样,他的身体仍然毫不放松地紧绷得不得了,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突然大声地质问她,因为他原本混沌的不受控制的脑袋顿时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这个女孩子从他见到她端菜上菜时的淡然和沉着,到送咖啡时那意外的脸红,闪动的眼神,到他要跟她一起出来,并且送她一段时那副惊惶害怕得跟防狼似的表现,再在此时他忽然不受控制地想要……想要对她怎么样,他还没有理清自己的奇怪生理反应的不寻常,可是她却已经吓成这个样子?那就是说……其实她比他更了解他想要干什么?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我……我……我求求你了,不要,真的不要,我知道你是好人,一定会放过我的,快放开我……让我走吧……”她急切又惶然地道,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身体,流得满脸是泪地大声地求他,可是她这样地求饶和害怕态度,才真正地让萧天童忽然明白了他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你给我下了药?那杯咖啡?是不是?”他一把将她使劲挣扎的身子给按住,眼中闪着杀人的光芒,狠狠地瞪视着她,因为他终于明白了过来,明白了他从喝咖啡时她拒绝了他自己选的咖啡而给了他另一杯时那在她脸上发现的不同于她之前淡然处之的沉着态度到现在的完全失控的混乱情形,而这些唯一可以解释得通的原因就是……他中招了,中了春-药,所以他这样的自认清白到二十三岁的正人君子才会这样不寻常地突然不受控制地非要得到一个女孩子的身体,而她……可笑地是……比他更了解他的身体需要程度,原因无它……因为让他中了招的,就是那杯不寻常的特意为他准备的不加糖的咖啡,却已经这个超级钟点厨娘给加了“料”!?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得已的,如果不是没办法,我不想害你的,对不走,求求你,放我走吧,你药劲上来了,我知道……所以对不起,求求你了,快让我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她大声地哭着,求着他,当然也是完全肯定了他的猜测,可是天晓得她这一肯定了他的猜测才真的让萧天童的怒火燃到了最高点。

“你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可有得罪你?嗯?”萧天童恼死了,恨得牙根都在痒,天晓得他们萧家是曾经黑白两道都不太清白的人家,也是一般人惹不起的地头蛇,当然得罪过人,会被人想要报复也存在这种可能也不是不存在,可是……他们即使是这样,也是对大多数人无害的正经生意人,而到他这一代,更是清白到连乱-交女朋友跟她们胡乱上-床而不负责任的可能都没有过的,她竟然要这样卑鄙地对他下药?他怒极地大吼她,甚至恨不得掐断她的脖子,可是……天晓得越是这样激动发怒,他身上的药劲越发挥得更加地急速,根本就不受控制地想要得到女人,而眼前这个现成的女人分明就是他的“最佳解-药”可是她显然不是那个她设想的强迫他要发生-关系的人,因为她明明就是想要逃走的!

“没有,没有,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我……我只是没办法……”她被他这样狂怒的样子当然吓得更是没了魂,不管她对他了不了解,或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要算计他,可是起码药是她下的,她当然就知道他吃了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根本就不是人的理智能够控制的事情,她要是本来就是打算让他中招,然后跟他发生什么的那个人,那么顺理成章地,便可以马上达成了目的,可是她不是,而且怕极了这个时候的他会失去理智地把她怎么怎么样。

“你没有办法?你有什么没有办法的?嗯,胆子真大呀,敢对我下药,说……是谁给你撑腰?盛年夫妇?我奶奶?还是那个莫青鸳?”萧天童强忍着身上越来越忍受不了的春-情涌动,恶狠狠地抓着她的运动服的衣领,想要一个解释,他真是恨极了这个女孩子了,脑袋也不是很清明,想要想到支使她的人也着实不易,因为他想不通呀,谁要这么做呢?买通这个女孩子在他的咖啡里下药,然后她跑掉,而他要离开盛年家要跟她一起走,并且要送她,似乎才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那么想他吃了药而留在盛家出意外,那不就是想他跟莫青鸳出意外吗?可是……就算盛年夫妇盛雨璇夫妇他奶奶还有莫青鸳本人的确是很想他跟她相亲之后有所发展,那也不至于要猴急到要他立马就跟她怎么怎么样吧?按他们的设想,他见过了莫青鸳,并且知道她还可以接受,然后再逐渐地安排他们更多的见面交往的机会而促成这件事情也没有多难吧,而如果是他们要这样做,就的确是匪夷所思了???那还有谁想他跟莫青鸳马上便什么都发生呢?

“不是,不是的,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只要我这样做,便给我一百万而已,对不起,我太需要钱了,也觉得莫小姐跟你很配,你们能够在一起,我才觉得不那么罪恶感的,所以……真的对不起,求求你原谅我,也请你……放过走吧,不然……再不让我走,就来不及了……呜呜……”她肝肠寸断地哭着,苦苦地哀求着他,也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也许要她做这件事情的人安排了她做觉得万无一失,她也觉得做得无懈可击,可是天晓得萧天童会突然起意非要离开,并且是要跟她一起走,她明明知道他喝了带料的咖啡,却要送她回家,很快药劲就能上来,也一定会发作的,这种药想也知道肯定是没法控制身体的行为的,而她就是在他身边,要是他找不到可以发泄需的人,那她就肯定会倒楣到极点地成为了解-药,所以她才会那么怕他送她回家,跟她单独相处,可是就是这种异常的表现才真正地让他非要送她不可,结果……就是她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她就只能乞求他马上在失控前放了她吧!

“一百万?哼哼,就为了区区的一百万,你竟然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现在我中招了,你让我饶了你?那是说……你的目的不是想要跟我上-床,而是想要成全我跟某人上-床了?而你只要促成了这桩‘好事’那便是一百万的奖励入帐了?”他嘲弄地冷笑着,可是囚禁她身体的力道却丝毫不放松,而眼中也闪过了那种残酷而狠绝的愤怒之意,枉他平时再正直的男人,此时也变成了大灰狼,眼前的女孩子就是他此时眼中的猎物和可以吞下肚子填饥的小肥羊。

“一百万对于你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我来说,那就是笔天文数字,是可以救命的钱,所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真的是不得已……”她痛哭出声,为着他眼中的狠意而惶然,当然也为他嘴里说出的话而想讽刺回去,一百万?一百万不算钱吗?不算钱会让她这样地不惜为了它去陷害一个跟她素不相识的人,可是她真的不是得已呀,他不知道需要钱的人有多难受,现在她就是那样一个人,为了它,她连做人的品性和尊严人格都可以不要,因为……没有它真的不行呀!

“哼,那你今晚不是没有完成任务?这一百万……那个人……能够让你入帐吗?”他冷冷地睨着她,强忍着最后的一点自制力,而咬紧牙关,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不……不能……”看着眼前怕人的他脸色潮红得吓人,而额头上的汗珠也大滴大滴地往下淌,她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么……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不需要女人就能够解决吗?”他冷冷地睨着她,钳制她的手一下将她小巧的娃娃脸给捏在了手中,怕人的目光,饥渴的春-情涌动,让他早已经忍受到了极限,不管她此时说的话会不会让他相信她,他的身体却急切地需要女人却是真的,而这……却完全是拜她的赐。

“你……我……我……”她吓得语无伦次,当然其实她也早就知道一旦他上了药劲不管他是不是好人坏人也一样没有任何的第三种意外存在,所以……她才那么怕地要离开他远远的,可是……天意捉弄,现在他的药效发作了,而她就在他的身边……可是就是这都是她的错,她也对不起他在先,可是……可是她不要呀,这时的他……就算再好的男人也会变成豺狼,她会被整死的……

“你什么你?一百万我付了,你现在做我的解药,我认了,别给我矫情,乖乖地给我就行了!”他冷冷地道,说完这话,便再不想犹豫了,直接按着自己此时最想做最想做的心念行动,管她是什么原因什么目的,现在他他妈的就是非得要女人不可,而她还是害他这样的罪魁祸首,而他对她有兴趣,要拿钱让她跟他当成性的初体验对象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我……我……我……没有过男人的……”她泪水在眼中打转,真的想狠狠地推开他走人,保住最后的一点清白,不管她是不是出卖了人格和良心,可是她的身体还是纯洁的,现在接受了他的提议,她就仍然可以得到那对于她来说至关重要的一百万,可是……她的身体也同时连着心灵一起被玷污了,这个……也是她不想的。

“没有过男人?没有过男人怎么了?”我还没有过女人呢?当然这话他说不出口,天晓得他这样的富家少爷竟然纯洁到这把年纪了还是处-男,因为他对女人的洁癖,因为他的恋妹情结,他竟然没有过女朋友,可是……现在……他意外中招,竟然要花钱买下这个给他下药的女孩的初夜来终结他的第一次?他此时汗水顺着脸往下淌,早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了,他不想此时因为这个意外出现还算计他的女孩子是不是第一次而高兴或是快意报复,他现在就是需要女人,极度地需要女人,她就是他一定要得到的人!

“我……我怕呀……”她脆弱又可怜地哭泣着,可是那已然软倒放在他胸上的原本在想法挣扎的手臂却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她……要接受给他当解-药,而得到原本想要的那一百万,她现在真的只是在为她的第一次这样情况下地卖掉而心里在滴血而已,原本如果按照计划,她真的无需蚀这么大的本的,可是现在却换成了她要赔掉自己的尊严和身体!

“怕没有用,以为自己亏本了也没用,本大少爷不是好惹的,现在……你要乖乖地侍候我的需要了!”萧天童冷冷地道,当然也想恶毒地再损她两句,可是现在他的身体早已经忍到了极限,根本就没法再跟她较什么真,问什么理,或是揪出幕后黑手是谁了,他要用她的身体先解除身上的痛苦才是最重要的了!

“慢点……慢点来……”她的泪水又一次滑落面颊,可是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无奈又无法地等待着他的如狼似虎的占有,甚至吓得浑身都在发抖,第一次……第一次……她的第一次竟然是这样地交待了,这是报应呀,是她要害人反而自食恶果的报应,不过还好……这个男人是个好人,是个俊得让她都汗颜的男人,他……还要给她一百万不是吗?这算不算是她的不幸中的大幸呢?

“卖的女人还有权力要求金主吗?”他嘲弄地讽刺地道,她的心又一次地狠狠地抽痛着,他说得没错,完全有道理,就是现在他多狠地对她都是应该的,这是她自找的!她极力地安慰自己,当萧天童如狼似虎的嘴猛然落在她娇嫩如花颤抖的樱唇上的时候,她紧张害怕得差点没又本能地伸出手臂想要挣扎抵抗,可是……却马上放弃了这种可能,反而伸出颤抖的双臂,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接受了他毫无章法又凶猛得生吞得下她一般的唇舌纠缠,无措地张开嘴,任他疯狂地吸-吮起来,也接纳了他入侵的舌头,生涩地回吻他,带着泪水也带着悲鸣……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小说<<酷总裁的乌龙孕妻>>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酷总裁的乌龙孕妻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