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煮酒点江山

009章 近水楼台

身上的药戏道具全给弄丢了,胡忧也没想着再做一些。身上有两千个铜板,那就相当于两千块钱了。这是胡忧长这么大以来,能够独立支配的最大数额。要知道以前,师父从来不会允许他身上的钱超过五十块。

五十和两千,那可是天差地别之数。用胡忧自己的话来说,咱现在就是一小地主了。先享受一下生活再说吧。

离开小王庄之后,胡忧随便找了个方向,就上路了。这曼陀罗帝国的环境还不错,没有工厂,没有尾汽排放,一切都是天然的。

天很蓝,水很绿,就连那大青山也不错。山青水秀自然就出美女,这一点让胡忧非常高兴。一路走来,大姑娘小媳妇的,漂亮女人让他看到不少。

只是可惜,再没让他遇上个像王张氏那样的女人,所以小胡忧这几天精神有些不太好,老是垂头丧气的。除了见着极品美女它有些反应外,大部份时间,它都在睡觉。

曼陀罗帝国还有一样东西很多,就是难民。这一拨一拨的难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拖着家,带着口,官道上,林子边,经常都能看到。

胡忧好奇的打听了一下,说是帝国北部的容江上游河道开了个口子。那一带有十多个城镇都被水泡了,不少人都受了灾。

胡忧在这里没有亲戚,也不用担心哪家受了灾。总之他是一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的主,所以也懒得管这些鸟事。这种灾灾难难的事,自然有政府,哦,不,到了这里,应该称为皇帝。这些都是帝国皇家管的事。

听说这个地方真有皇帝,胡忧还真高兴过好一阵子。他现在还记得,自己在山洞时说过的话,能活着出来,有机会也报名去应征一下皇帝这个职位。别的待遇暂且不论,单单这皇帝的六宫制度,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共一百二十一个老婆,就足够让他心痒痒的。

不过这话,到了外面,胡忧也就不敢乱说了。这里的官军好凶的,和土匪差不多。胡忧就亲眼看着过两起官军强抢民女的行为,别人帮着说两句话,就被打得头破血流,眼珠子缝针。

因为遭了灾的关系,物价有些涨,特别是吃的东西,涨得很快。胡忧身上的小两千铜板,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千不到了。

这天,胡忧来到了一个叫做宁保的镇子。这个镇子和乐平镇不同,它地处云州北部的花河州境内。花河州和云州一样,也是曼陀罗帝国九大州之一,煤炭资源丰富。宁保镇是一个大镇。虽然比城小了些,但主镇也拥有五六万的人口,称得上是小城吧。

离开小王庄有一个多月了,胡忧每天闲暇的时候,都会看一下从王张氏那里拿的那本书。书上有些介绍练精神力的方法,写得挺邪乎,什么学会之后,能成仙成神的。胡忧按着上面的东西,练了一个月,除了微微可以控制透视眼的使用时间外,别的也没见有什么大用。

胡忧现在正坐在街边的一个小摊前,对着街上走过的美女流口水。这摊是他三天前开的,一张小桌,两张小椅子,再加上一个很不要脸的,写着‘妙**心’四字的小招牌,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说起这招牌,他本来是想写妙手仁心的,可说他书读得少,还老爱写错别字,所以就写成了这个妙**心。一开始他自己也不知道,还在那美呢。等发现了之候,他也没兴趣改了,破罐子破摔吧。

摆摊已经三天了,胡忧连一个生意也没有。就冲着他这倒霉招牌,也没什么人敢靠近他。不过他似乎也不急,反正口袋里还有五百多个铜钱,够他活一阵子的了。

时近中午,太阳有些大,街上的行人不多,美女那就更少了。胡忧揉了揉眼睛,连摊都不收,就到对面的一家酒楼里解决肚子的问题。

上到二楼,找个了临窗的桌子,叫了二两小酒,半斤牛肉,再来一盘炒花生,胡忧就美滋美味的吃喝起来。窗外的河风,不时抚过他那晒得有些发红的小脸,这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呀。

正享受着呢,突然胡忧的眼睛一亮,只见街头出现了一匹高头大马。这马毛色纯黑,只有四只马蹄上,接近地面的地方,有一小片白色。这种长法,在马经里有个名字,叫做乌龙踏雪。

马好不好,胡忧不知道,他只知道那马上坐着的姑娘不错。只见那马上的美人年方二九,杏眼,翘鼻,樱桃嘴,面赛白玉,眉如柳月,标准的美人像,娇俏可人。

再看身材,那就更不得了啦,丰胸,细腰,臀部暂时看不见,不过想来,一定非常翘。

胡忧看得口水流了满桌子,都没有回过神来,只想着要是能抱着这个小美女,花前月下,做些爱做的事情,哇,那会是什么感觉。

胡忧正想着呢,那小美女在酒楼前甩蹬下马,走了进来。她这一进来不要紧,趴在窗台那正做美梦的胡忧,突然失支了目标,差点没直接从楼下掉下去。

“马拉戈壁的,这哪是女人嘛,这简直就是要人命的妖精呀。”胡忧醒了醒神,喃喃自语的说道。

美女进酒楼,想必是要吃饭。这二楼比一楼风景要好得多,胡忧想她应该会上来,于是伸长了脖子,往楼梯那边看。

看了好一会,胡忧感觉不对,暗叫一声不好,赶紧跳起来,往楼下跑。果然看到那小美女在柜台前,正和掌柜的说话。

胡忧慢慢悠悠的靠了上去,本想借机卡点油,吃些白嫩豆腐,但是看到小美女腰上挂着双刀,他就没敢上。

来到这里有些日子了,胡忧对这片大陆多少也有了些了解。这个地方,凡是出门带着家伙的,多少都会几下子。惹上他们,让他们砍了,算你倒霉。这里到是也有官府,可是这里的官府,专管怎么想办法弄钱,对别的事,他们跟本就没兴趣。想找他们帮你抓人,哼,衙门自古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这小皮娘,没事带什么不好,带两把刀做什么。”胡忧心里嘀咕。

他可不敢因为人家是女的,就看不起人家手中的家伙。要知道帝国五大军团长里,可是有两个是女的。这些女将军,可不是靠跟皇帝睡觉睡出来的,个个都有真本事。打仗砍人,比男人还狠咧。

由此可见,这人地方,女人比男人更加的暴力。

不能上去卡油,胡忧还有别的办法。现在他的透视眼虽然还是只能透视十多秒钟,但是已经不局限睡醒后马上用了,可以把它存着,想用的时候再用。正好,今天的这十几秒,还没用呢......

这一用不要紧,直到那小美女离开之后,胡忧都没有回过神来,张着个大嘴,傻傻的愣在那里,口中喃喃的说道:“这女人,我要了,这个女人,是我的......”

此时的胡忧,脑子里是一片混乱。脑中不停的闪现出两只小白兔,和一片黑森林。再有就是,自己带着小胡忧,勇斗小美女的情景。那战况可比大战王张氏更加的惨烈。

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桌上,牛肉也无味了,酒也没感觉了,除了小胡忧很有骨气的一直站立外,胡忧整个人都奄了。

“不行,我一定要得到她。”胡忧在内心里大吼一声,整个人才清醒过来。

要想抱得美人归,首先要知道她姓什名谁,家住何处。至于有没有许配他人,这个不在考虑的范围。

胡忧有了目标之后,脑子开始高速转动起来。那美人从出现在离开的所有画面,如录像带一样,全部回放出来。

胡忧的嘴角越弯越深,熟习他的人都知道,这斯又要冒坏水了。

“小二,再给来壶酒。”胡忧一口喝干手中的酒叫道。

酒很快就上来了,胡忧看没人注意,偷偷把藏在手中的二三十个铜板塞进小二的手里,轻声的说道:“小二哥,跟你打听个事。”

店小二掂了掂手中的铜板,很巧妙的一溜手,手中的铜板便消失不见,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客官你请问,小的只要知道,一定详细告知。”店小二乐呵呵的说道。

胡忧看他这手活如此熟练,笑意更深了。他敢这么爽快拿自己钱,十有**,肯定猜到了自己想要问什么。

果然,胡忧刚一开口问刚才那个女人的身份,店小二的眼中就闪过一副‘我早就知道你要问这个的神情’。

“客官,你要问刚才那个姑娘的身份家世。这个小的本不应该多嘴的,但既然你问起了,我就告诉你一些吧,不过,你可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她叫......”

“黄金凤!嘿嘿,好名字,好名字呀......”胡忧得到自己想的消息,一路唱着慌腔走板的小曲,走出了酒楼。

那小摊?

美人要紧,谁还在乎那个哩。

****************

黄府。

宁保镇大富之家。除了镇守许家外,就属他家最有钱。

家有良田,屋有粮仓。代代酿酒,乃是一大酒商。

胡忧此时就站在黄府门前,只见眼前深宅大院,府阔墙高,门前两个家丁,一条恶犬,这一看就知道,不是容易进去的地方。

不过也不必太过惊慌,我们的前辈们,早已经总结出对付这种地方的良策。难道唐珀琥唐大侠的经历,还不能让我们有所启示吗?

胡忧在前门抒发了一番感情,转身往后门走。他早就已经打听清楚了,黄府的酿酒房,这几天要招人。胡忧打算先来一招近水楼台再说。

后门比前门要热闹很多,男男女女的站了一大堆人,有来见工的,有送家人来见工的。男人的粗声,女人的细语,再加上不时发出的婴孩啼哭,全混在一起,组成一阵阵嗡嗡,让人听耳朵发涨。

石阶角落上,有个妇人在奶孩子,胡忧用了极大的毅力,才把自己的视线移开。世道不好,像黄府这种包吃包住,还另算工钱的工作可不好找,所以只招十个人的名额,至少来了三百多个人挣位。

胡忧以前一直跟着师父混江湖,没给人打过工。不过行过万里路的他,也不会像那些排队等候的人,傻不拉叽的总幻想着,自己能成为那十个幸运者之中的一员。

“性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册门那位和胡忧相好,并教他识字的姐姐,曾经对他说过这么一句话,胡忧一直记在心中。

册门主要是以写字卖画为生,这位专长春宫画的姐姐,是胡忧最好的良师‘战’友。她交给胡忧的很多东西,都非常好用。仅仅是那七十二散手战斗技,就足以让胡忧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她。不过不幸的是,这里面很多招式,都让王张氏给偷学去了。

胡忧在门口观察了一阵,然后整理了身上新买的布衣,抬腿就往里走。排队?他没有想过,这年头,有脑子的人,是不用排队的。

“排好了,不要乱啊,哎哎哎,说你呢,干什么呢,站好了......”胡忧边胡乱的叫着,边往里走。那些老实排队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干嘛的,把他当人黄府里的人了,谁也没敢说什么,有些被他指过的,还挺直腰,站直了身子。

胡忧很快就挤到了队伍的最前头,抢在一个管事的说话之前,快步上去,拉着他的手道:“幸苦,幸苦,幸苦......”

嘴上说着话,手上早就准备好了的铜板,一下就塞进了那管事的手中。

管事的也是个玲珑人,闻琴音而知雅意。微微一掂,就知道塞过来的至于有五六十枚铜板。脸上带笑的把胡忧拉到一旁,口中说道:“哎呀,你怎么才来,等你好久了。”

转到一个角落里,那管事的上下瞄了胡忧一眼,拿架子道:“说说吧。”

胡忧心里暗恨,脸上却带着无比真诚的笑意道:“管事大人,小的想谋到差事,你看......”

胡忧只说道这里,就闭嘴了。聪明人说话不用多,大家能明白就行了。

管事的姓胡,人称胡管事,乃黄府六大管事之一,主管外部的酿酒房事务。为人贪花好色,不是什么好东西。

胡管事听到胡忧的话,就皱起眉头,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也不答话。

胡忧老江湖,一看就知道,这老家伙是嫌钱少。于是手往后一背,又从戒指里弄出一百个铜板,笑着说道:“小的从小对酿酒就很感兴趣,还请管事大人帮帮忙。”

胡管事这下才再次露出了笑意,和气的说道:“年轻有理想的好的,我就最喜欢这样的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姓胡,单名一个忧字。”

“哟,没看出来,还是本家。弄不好五百年前,咱们还是一家呢。”

胡忧心说,除非你也是穿越过来的,不然别说五百年,就算是五千年,五万年,咱们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那是,那是,以后小的就全靠胡管事多多照顾了。”胡忧陪笑道。

“等着吧。”

胡管事甩甩袖子走了。没带走云彩,只带走了胡忧一百五十个铜板。


小说<<煮酒点江山>>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