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煮酒点江山 > 008章 独蛋绿帽王
返回目录

煮酒点江山

008章 独蛋绿帽王

太阳下山了,天也黑了,也没有大姑娘小媳妇看了,胡忧这才回到了王富贵的家中。www.Wenxuemi.Com

王富贵看来今天火气挺大,直到现在还在炸豆腐。胡忧进去打了个招呼,看他一时半会没有收工的意思,就转身溜进了厨房。

“嫂子,做饭呐。我来帮你添柴吧。”胡忧进得厨房,笑嘻嘻的说话。

“死像。”王张氏白了胡忧一眼,低声的骂道。

“嫂子,这可是你的不对了,我好心帮你添柴,你怎么骂人呢。”胡忧瞄了一眼豆腐房那边,发现这个角度,那边看不到,于是偷偷在王张氏的翘臀上拧了一把。

“你要死了。”王张氏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手上的菜差点掉到地上。

“嫂子,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就是在这里吗?”胡忧逗笑道。

“你这小流氓,再乱说我打你。”王张氏轻轻的踢了胡忧一脚。

“嫂子,我问你个事。王大哥的家伙以前是不是伤过?”胡忧边问着边把手贴在王张氏的腿上。

“伤过.......我不知道呀。”王张氏张口本要说,可是想了想又摇头道。

胡忧吃惊道:“不会吧,你们成亲十年,你都没见过吗?”

“他每次都要把灯熄了才上来,我怎么看得清楚。”王张氏打开胡忧的手,声音有些颤抖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比他的大?”胡忧坏笑着,又把手贴了上来。这次直接跑到裙子里,一点一点的往上移动。

“要死了,这种羞人的话,你也问得出来。”王张氏跺脚道。

胡忧看问不出什么结果,于是决定偷袭一把就撤退。手往上时,没有摸到想像中的亵裤,不由怪笑道:“嫂子你不乖哟,这么不讲卫生?”

“讨厌了,还不是因为你。人家每次一想到那几颗小蛇牙,就湿了,洗都来不急。”王张氏在胡忧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道。

“哈哈,那以后就不穿那东西了,反正也起不了多大作用。这样还方便些。”胡忧说完站了起来,故意用小胡忧在她的菊花上划了一下,转身跑掉了。

马拉戈壁的,哪天找个机会,把那里也爆了。

晚上,胡忧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偷偷来到王富贵的身边。因为在王张氏那里没有得到答案,胡忧决定用自己的透视眼试试。

十多秒钟虽然短,但是已经足够胡忧看清楚王富贵的问题。主要是问题太过于明显了。

“看来王张氏这女人没说实话呀,王富贵少了一个蛋蛋,她不可能不知道的。”胡忧躺回炕上,闭眼想着。

胡忧的想法,自己玩了人家的老婆,多少应该给人家一些补尝。如果能帮王富贵治好他的问题,让他能生个一儿半女的,也算对得起他了。再说自己身上一个大子都没有,总不可能赖在这里一辈子吧。现在有机会,还不弄钱膀身?可是王富贵少了一个蛋,那问题就有些大了。

想着想着,胡忧突然想到了一件小时候的事。那时的胡忧大约六七岁的样子,非常的顽皮。有一天,他无意中看到一只公狗和母狗在恋爱,两条狗连在一起,觉得挺好玩,于是就拿棍子去打。结果把公狗的一颗鸟蛋打破了。狗主人把胡忧抓住,押到他师父那里讨说法。

胡忧的师父很不以为意的扔出了张方子,说什么睾丸产生的精子数量是很大的,每天可以上亿,即使按一个睾丸来计算,只要它的功能是正常的,它就可以产生足够的精子以供受精之用。生狗仔不成问题。

“狗没有问题,人应该也能行吧。只是不知道,师父是不是骗人的。马拉戈壁的,这混蛋师父的话,十句有九句信不得。可惜后来也没有再去过那地方,也不知道那狗有没有生小狗......管它呢,全拿死马当活马医了。能不能行,还要看你家祖坟冒不冒青烟!”

胡忧边想着边回到炕上。

江湖是很乱的,而胡忧的师父为人又小气,住店从来不开单间,睡的都是大平铺。为了防范有人偷东西,胡忧的师父交给过他一种睡觉的方法,能让自己保持在半睡半醒之间,江湖人称为留耳朵。

胡忧一开始还觉得挺好玩,但是学会了之后,就不好玩了。因为从此,只要一睡大平铺,他就得留耳朵。这种半梦半醒的睡法,非常难受。好在后来也慢慢习惯了。

来到异界之后,表面上看,他睡得很沉。其实每天晚上,胡忧都习惯留耳朵的,因为他对这里很没有安全感。

王富贵什么时候起来,王张氏什么时候偷看他,他多少都有些感觉。只不过没感觉到危险,他不动而已。

第二天,王富贵快要出门的时候,胡忧从炕上爬了起来,说是要和王富贵到集市上玩。对于这点,王富贵当然没有异意。王张氏就很不爽了。昨天被王富贵提早回到打断好事,她正着今天怎么补回来呢。

在王张氏幽怨的目光下,王富贵和胡忧一起出门。王富贵挑着但子,胡忧理所当然的空着手。两人闲聊着往前走。过了一会,王富贵看四下无人,就提到了昨天的事。

胡忧心说,我正等着你呢。

“王大哥,恕我直言。我观察你已经有些天了,你的身体虽然强壮,但是阳气却不够。应该是子孙袋不够力。如果我猜得没错了话,你应该少一个蛋。”胡忧严肃的说道。

“嗯?”王富贵有些惊讶。他十多岁的时候,曾经在一个大户人家里帮过工。有一次无意中得罪了少爷,被少爷放狗咬。正好咬中那里,这事他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过,想不到胡忧居然能看出来。

胡忧早就知道答案,自然不可能说错。伸手拍拍王富贵的肩头,安慰道:“放心吧,昨夜我一夜没睡,就是在想你这事。像你这种问题,以前我师父有遇到过,我会尽力帮你的。”

胡忧边说着,心理边暗想道:我可没有骗你哟。我师父是遇过,那条狗和你的情况不就一样吗,而且他还开过方子的。至于尽力帮你嘛,嘿嘿,我尽力帮你,可你好不了,我也没办法。你总不能让我帮你下种吧?这就不道义了,你问问你媳妇,不是安全期,我可都是口爆的。

王富贵没有听心的本事,自然听不到胡忧的心里话。听到胡忧这么说,他高兴得快跪下来了,连连称谢道:“胡兄弟,你的大恩......”

“得得,别说那些,咱兄弟能认识就算是有缘,医者父母心,我一定会帮你的。不过这治病得用药,而且这些药都比较名贵。我不是问你要钱,只是你也知道,兄弟我刚刚出山,身上也没钱......”

胡忧才懒得听那些报恩的话。他是现实主义者,拿到手里的,才是自己的。说水话,他可是高手。

“胡兄弟你说笑了。你为我治病,我感激还来不急呢,怎么可能让你出钱。我身上只有一百个铜钱,你先拿去,不够晚上我再问你嫂子要。”王富贵说着掏出个布袋,把准备买黄豆的钱,连着袋子,一块全塞给了胡忧。

胡忧用手掂了掂,心中很高兴,终于见着钱了。但是只要这一点点就够了?

胡忧心里在笑,脸上却是一副为难的样子,叹了口个说道:“少是少了点,不过也差不多够一天的药钱了。反正第一次用药,量也不能太大,得试着来。”

到了集市之后,胡忧以配药为名,和王富贵分了手。这个集市与胡忧穿越过来的那个并不是同一个,这一点,胡忧刚到就已经看出来来。

集市非常热闹,口袋里有了钱的胡忧,底气很足。想到自己还没吃早餐,于是他先买了几个包子,一来能对付一顿,二是可以试试这里的消费水平。很快胡忧就知道了,一百个铜钱相当于自己原来世界的一百块钱。

天风大陆通用的货币是铜币、金币两种,每个国家发行的钱币虽然花纹不一样,但是大小,重量是完全一样的,基本可以不进行兑换,直接在各国通用。胡忧打听过,这里没有银币。一枚金币可以换一百块铜币,也就等于胡忧原来世界的一张百元大钞。

“还不错,豆腐王这羊不算肥,出手到挺大方。只是这铜板拿着太不爽,死沉死沉的。”胡忧说着一拍脑袋:“马拉戈壁的,忘记咱还有个宝贝了。”

胡忧这才想起了空间戒指。把铜钱扔进去,顺便把昨天那几块豆腐拿出来。豆腐还很嫩,没有变质的现像,看来这戒指真能保鲜。

胡忧现在钱到手了,可是还没想好给王富贵配什么药呢。转过一条横街,在街尾的地方,看到有人宰牛,他有了主意了。

跑上去跟老板一阵讨价还价,用了十个铜板,买了条牛鞭,提在手上,这东西就算是主药了。

“嗯,这个不错,不过只这一样,不太好看。再加上昨天采的那些药材,也差不多了。这东西这么大一只,不知道嫂子喜不喜欢,嘿嘿......”胡忧一脸猥琐的笑了起来。

从这一天起,胡忧每天都以配药为借口,从王富贵那里搞钱出来,然后随便弄些牛鞭,马鞭,猪蛇,狗鞭的,反正看到什么合适,就买什么回去,再凑上随手在路上采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药材,每天让王张氏给王富贵炖上一锅。

王富贵做梦都想要孩子,也不管胡忧弄回来的是什么,总之是玩命的吃。吃到第七天,王富贵的鼻子就流血了。

怎么了,这些玩艺太补不算,最主要的是,胡忧不让王富贵泄火,这能不出血吗?不过胡忧只对王富贵说了一句:“没事,这是正常现像,是好事。”王富贵这罪,还得受下去。

要说胡忧这混蛋太坏了,自己每天抱着人家的老婆玩,还不让人家正主碰自己老婆。你说这叫什么事。

这天,胡忧在王富贵那里,只拿到了十五个铜板,他就知道,自己离开小王庄,离开王富贵和王张氏的时候快到了。

胡忧算了算,除去吃喝不谈,自己前后一共在王富贵身上尽赚了二千多个铜钱。二千多块了,以王富贵的家庭,不算小数目了。

“做人不能太绝,明天吧,明天告辞走人了,在这里已经住了一个月了,总应该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了。”胡忧躺在炕上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胡忧没有再拿回什么鞭,而是买回好些酒菜,拉着王富贵和王张氏一块好好喝一了顿。

喝到七八分的时候,胡忧偷偷告诉王富贵,药力已经足够了,今天是好日子。王富贵听了这话,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要不是看现在天还亮着,而胡忧又还是这,他肯定会像条恶狼一样,扑向王张氏。

同为男人,胡忧当然非常明白王富贵现在的感受,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让人家两口子亲热亲热。

故意的用力把大门关上之后,胡忧又偷偷的跑了回来。从戒指里,拿出一封早就写好的信,压在厨房的顶锅上。

信中的大意无外乎是谢谢王富贵和王张氏的收留,现在王富贵的病已经好了,自己也应该走了之类的话。

放好了信,胡忧又偷偷的潜到王富贵的房门外,想听听自己这段时间以来,辛苦的成果。

屋里和胡忧料想的一样,早已经炮声隆隆。胡忧听了大约十分钟,嘴角挂起了浓浓的笑意。

“嘿嘿,王大哥,虽然你能不能生出儿子,我不敢保证,但是我治好了你这快枪手,你这钱也不白花了。嫂子,你应该也满意了吧。再见了,两位。”

胡忧暗自喃喃了几句,刚要走,就听里面传来王富贵的一句话,弄得他差点笑出声来。

只听王富贵对王张氏道:“好久没弄,怎么好像松了......”

胡忧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一年之后,王张氏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王富贵非常高兴,做梦都能笑醒。直说胡忧兄弟是个好人。

王张氏到是也做梦,不过她每次梦到的,都是那四颗小蛇牙......


小说<<煮酒点江山>>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