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煮酒点江山

007章 好宝贝呀

日落西山,王富贵就快要回来了。wENxuEmI。cOM王张氏躲开了胡忧的纠缠,到厨房里做晚饭。胡忧大战一场,也挺累的,躺在炕上休息,不时的把玩着手中的戒指。

就在刚才,胡忧又一次的成功把蛇鞭收进了戒指里。这次他看得很清楚,那蛇鞭在戒指前一闪,就不见了。蛇鞭进了戒指后,胡忧却怎么看也看不到戒指里的情况,这让他多少有些郁闷。

结合昨晚看到王富贵腿骨的事,胡忧已经可以断定,自己的眼睛肯定具有一定的透视功能。只是这个功能究竟怎么用,他还没有弄明白。

弄不明白眼睛,胡忧打算先弄明白这个戒指。他试着以收蛇鞭的方法,来收炕上的那张小炕桌。先在脑中想着那小炕桌的样子,再想着让它进入戒指里。

淡淡的白光闪过,小炕桌平空消失了。胡忧高兴的大叫一声,马上看向戒指。可惜还是看不到戒指里的情况。看来眼睛和戒指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经过反复的验证,胡忧计算出,戒指里的空间大约有两个立方左右。至于还有没有别的功能,他暂时还没有发现。不过单只是这个,他就很开心了。至少今后去哪,不用背行礼了。

“不知道祖师爷的这个戒指,能不能装活物。”胡忧想着,从炕上跳了下来,起步往厨房跑。下午王张氏用黄豆在邻居那里换了只鸡,胡忧要赶在她把鸡杀了之前,拿那鸡来试试。

王张氏此时正要杀鸡,看到胡忧突然冲进了,吓了一跳,以为胡忧又想要了。

“胡忧,你来这里干什么,你王大哥就快要回来了。”王张氏有些紧张的问道。

“嫂子,借你的鸡我用一下。”胡忧笑嘻嘻的在王张氏的胸脯上摸了一把,顺手抄走了王张氏手中的鸡。

这个地方的女人,还没有发明奶罩。女人里面穿的都是肚篼子,手感和大小都很真实。这点让胡忧很满意。

找了个王张氏看不到的角落,胡忧把鸡弄进了戒指里。估摸着两分钟左右,他再把鸡弄出来的时候,那鸡已经死了。

“看起来是闷死的。这么说,戒指里面是真空环境,没有空气。那是不是可以保存食物呢。”胡忧拿着鸡往厨房走,边走想着。在经过豆腐房的时候,他顺手丢了几块豆腐进去。

“小流氓,你怎么把它弄死了。快把它给我,不赶快放血,这鸡就不好吃了。”王张氏一把抢过胡忧手上的死鸡。

鸡肉飘出香味的时候,王富贵挑着担子回来了。给老婆打了声招乎,匆匆洗了把脸,就拉着胡忧到炕桌前喝酒。

胡忧这人没脸没皮的,上了人家的老婆,依然可以毫无心里压力的,跟人家称兄道弟的一块喝酒。

喝酒的结果和昨晚一样,王富贵不胜酒力,没几下就喝醉了。胡忧到是没醉,不过今天的体力消耗很大,他也一早睡了。

王张氏收拾好好后,本要再把那帘子挂上,后来想想,干脆不挂了。更过分的事都做了,还挂这干什么。

一夜无话,王富贵依旧清早起来,做豆腐去卖。王张氏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天泡的豆子,又比昨天多了一些。

胡忧直睡到太阳晒**才起身,一睁眼,就看到了全身**的王张氏正在偷看早起做操的小胡忧。

“大白天的也不穿衣服,这嫂子是个极品呀。”胡忧心想道。

胡忧含笑的坐起身来,突然一伸手,把王张氏给抱进怀里。

“嗯?怎么回事。”王张氏一入怀,胡忧就感觉这事不对,因为他明明摸到了王张氏身上有衣服。

“要死了。吓我一跳!”王张氏娇声骂了一句,从胡忧的身上挣脱出来,打来热水,伺候胡忧洗脸。

王张氏跟王富贵成亲十年,从来没有对王富贵这么好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很甘心的为胡忧做了。

王张氏边伺候着胡忧,边把昨天的事仔细的想了一遍。虽然她与胡忧发生了关系,但是她并不承认自己是个淫妇。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和他搞上了呢。

说胡忧长得高大好看吗,可是自己对这个并不太在意,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嫁给其貌不扬的王富贵。难道是看上他那个大,并且有小蛇牙?也不对,好像第一次见面,他扶自己一把的时候,自己就想过给这个小流氓。当时自己闭着眼睛,还没有看过他那个丑东西呢。遭了,下面又湿润了。

“除了第一次外,后两次出现透视情况的时候,都是我刚起床睁睛没多久的时候,这是不是与精神力有关呢。还有,嫂子的**,大约出现了十多秒的时间,似乎比看到王富贵腿骨时要久一些。衣服比肉要薄一些,难道因为浅层和深层消耗精神力不一样?”胡忧一直坐在炕边,任由王张氏摆布,心里不停的分析着。

证明自己拥有透视眼之后,胡忧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可以利用这个来给病人检查身体。这到不是他多么高尚,而是因为这是他生存下来的本钱。无论到哪个世界,谋生的手段,总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这个透视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而且总不能每次都睡一觉,才帮病人检查身体吧。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随时想就透视就能透视,而且时间又能长一点就好了。这样没事了时候,还可以到街上看看大姑娘小媳妇.......那该多爽啊。

“哦......嫂子,一大清早的,你怎么就这么大火气?”胡忧笑着在王张氏的身上掏了一把。

王张氏昨天败给小胡忧,现在正想着找回场子,闻言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一闻到你体上的气味,我就忍不住......哎呀,你动一下了,我腰都酸了。”

胡忧很没义气的往后一躺道:“你自己动吧,我还没吃早饭呢,没有力气。哈哈......”

“你这小流氓。”王张氏忍不住打了胡忧一下。

“嫂子,我问你个事。我有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方法可以练精神力的?”胡忧问道。

“精神力是什么?”王张氏深得跳跳门的精髓,动作相当的到位。

“嗯。就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的精神很好,或是不用睡觉什么的。”胡忧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哦......那个......那个,我父亲以前有一本叫什么经的书,好像有说过这个。”王张氏正准备水喷金山,说话都有些颤抖。

“真的,那书还在吗?”胡忧一下来精神,主动的轻动几下。

“应该在那边的箱子里吧,我父亲过世后,我把那些书都装里面了。”王张氏有些艰难的指着墙角的一个箱子道。

“过去看看。”胡忧一个翻身,来了招老汉推车,把王张氏推过去。

找书的过程有些长,主要是因为王张氏不时要停下来休息一阵,等找着那本书的时候,王张氏已经瘫在箱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了。

休息了一会之后,王张氏细心的给胡忧做着清理工作,而胡忧着像个大爷一样,躺在一个靠椅上看书。

日子一晃,胡忧来到王富贵家五天了。这五天以来,胡忧的精神力没有得到什么进展,王张氏却一天比一天漂亮起来,连平时不太注意这个的王富贵,都忍不住多看几眼。这得到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的。

今天王富贵的心情不错,因为他刚到集市,豆腐就被一个人家全给包了。拒绝了行上朋友喝酒的邀请,王富贵挑着担子往家赶。好几天没有和老婆亲热了,他突然很想。

现在时到中午,正是胡忧和王张氏例行战斗的时间。王富贵回到家门口,习惯性的用挑头在门上顶了一下。

‘咣当’一声,门没有像往日那样被顶开,到是他自己差点被反作用力弄个狗啃泥。

王张氏正在快活呢,突然听到大门发出的声音,甬道猛的一紧,低声叫道:“糟糕,是老王回来了。”

王张氏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王富贵的叫门声。胡忧赶紧和王张氏分开,急急忙忙的找衣服穿上。

“马拉戈壁的,这豆腐王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该不是回来捉奸的吧。”胡忧边想着边套上裤子。小胡忧对于这个终断很不高兴,怎么也不愿进去,气得胡忧直跳脚。

王张氏一阵慌乱,连内衣亵裤都来不急穿,匆匆忙忙的就要跑去开门。

胡忧一看,赶紧把她给拉住。这女人脸上春情未退,泉水嘀嗒,连傻子都能看出她刚才在干什么,这门一开就得出事。

王张氏被胡忧这么一拉,更是不知所挫,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胡忧强自镇定下来,亲了王张氏一下,低声说道:“别怕,你到房里,去整理一下,这里交给我了。”

胡忧的镇定,给王张氏带来了一股安心的感觉,她幽幽的看了胡忧一眼,乖乖听话的回到房里去了。

胡忧边应门,边在脑中想着办法。炕上的水渍和王张氏的脸,随便让王富贵看到一样,自己就得完玩。自己的偶像虽然是西门大官人,但是自己绝不能学他灭武大。

人妻可以接受,虽然这个不怎么仁义,但为这个杀人是不行的,这太不仁义。按胡忧的认知,自己可以做坏事,但是不可把坏事做绝了。

“王大哥,你回来了。”胡忧笑着把门打开,脸上一个破绽都不漏。

王富贵看开门的不是王张氏,不由孤疑的问道:“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嘛,还劳胡弟兄来开。胡兄弟,我老婆呢?”

胡忧心中一咯噔,解释道:“嫂子在房里。刚才我和嫂子有些事,不方便让外人知道,所以就把门给关上了。”

胡忧这话,要是让王张氏听到,她肯定吓得一**坐到地上去。

王富贵的脸一下就阴沉起来,问道:“你和我老婆有什么事不方便,要关起门来的。”

王富贵说着放下担子,就要往房里去。杜啸天赶忙一把把他拉住,急中生智道:

“王大哥你先不要激动,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和嫂子闲聊,说着说着,我就随口问了一句,嫂子和大哥成亲十年了,为什么还不要个孩子。哪知道嫂子一听这话,就哭了起来。我怕邻家听到不好,于是就把门给关了。大哥,嫂子为什么这么伤心呀?”

胡忧边说着,边有意的把王富贵往外带。王富贵听到这个,心中也黯然,一时也没有注意,就随着胡忧走。

胡忧一看这个有用,忙接着说道:“王大哥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

王富贵叹了口气道:“这个事,说起来,应该是错在我的。”

“这话怎么说?”胡忧问道。虽然从王张氏那里知道,王富贵是个快枪手,但是这并不会对生孩子造成影响,看来问题应该在别的方面。

王富贵左右看了看道:“胡兄弟,你是位游医,我想你应该看出一、二来了吧。”

“嗯。其实我多少看出了一些。”胡忧的回答很模糊,这是江湖医生常用的语调。其实他跟本就没看出什么。

“真的,那我......”王富贵有些激动。

“别急。王大哥,你听我说。你这个事有些复杂,我要仔细想想,才能告诉你。不过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你希望将来能抱上个一儿半女的话,近期千万不能和嫂子房事。”胡忧表情严肃的对王富贵说道。

胡忧没话找话的把王富贵拉出来,说白了就事要帮王张氏拖延一点时间,让她打扫战场。这个目的基本已经达到了。

至于王富贵究竟是因为什么问题造成不孕不育,胡忧准备找机会问问王张氏,她应该会知道的。关于不能进行房事的问题,主要是因为胡忧不想和王张氏玩的时候,看到另一个人的精华。

胡忧和王富贵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王张氏已经清理好了一切,正做在炕上补衣服。脸上虽然还有一些淡淡的春潮,却已经不足为惧。

王富贵本是性致勃勃的,被胡忧那么一吓,现在已经痿了。看着王张氏坐在炕头上,娇滴滴,水灵灵的,能看不能吃。干脆跑到豆腐房里炸豆腐去了。为了能有个孩子,现在只能忍了。

胡忧刚才没有尽兴,心里还有些想。但是他胆子再肥,也不敢乱来。于是打了个招呼,跑到外面溜达溜达。到这里这么多天,每天就记得跟王张氏搞在一起,连大门都没有出过。

胡忧也没个目的,田间地头的四处乱晃。遇到女人就偷瞄几眼,碰上品像不错的草药就采了扔戒指里去。也满逍遥的。

这几天,通过从王张氏那里旁敲侧击,胡忧已经知道,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叫做天风大陆。王张氏所知道的东西,都是从她父亲那里听来的。现在还做不做得准,胡忧也不好说。总之按胡忧的理解,这里像地球一样,国家很多,有大有小。他现在所在的曼陀罗帝国,是这大陆上七大强国之一。

走着走着,看到一块大石头挺不错,本想写个胡忧到此一游什么的。后来想想有些俗,于是胡忧就用疲门的暗语写道--天风历1118年6月18日,胡忧穿越在曼陀罗帝国云州乐平镇。


小说<<煮酒点江山>>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