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煮酒点江山

004章 一丝不挂

破镜催归客,残阳见旧山。WeNXuEmI。cOM

王富贵,人称豆腐王,干的是那卖豆腐的营生。小本生意,仅能糊口,对不起富贵之名。二十三岁那年,娶妻张氏,两口子一个做豆腐,一个卖豆腐,日子虽苦,但还算过能去。只可惜成亲十年,一直也没个孩子。

王富贵今天和往常一样,在集上卖豆腐。因为买卖不是很好,所以回家比往日晚了些。怕家中妻子惦记,于是就决定抄小路回家。

小路要经过一片树林,加上路不是太好走,所以虽然路程会近些,但是却不大有人走。王富贵赶着回家,不觉的脚步有些快。在经过草丛的时候,王富贵突然感觉到脚上踩到了什么东西,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就觉得脚上一麻,摔倒在了地上。直到这时,他才看到,一条七步断肠蛇,从脚边窜出。

胡忧出得山洞,发现洞外是片树林,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从另一个洞口出来的。对于这个,他到没有太过在意,没死洞里,已经是万幸了,哪还计较从哪出来的。

胡忧现在全身上下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小风一吹,还真有些凉意。因为不知道这里的人对流氓的态度怎么样,胡忧走得有些躲闪。按他的话说,别没死在山洞里,反到被人当流氓打死,那就太冤枉了。

走了一会,胡忧发现这条路,除了自己之外,跟本就没有其它人,于是胆子也大了许多。

晃着手中的蛇鞭,晃着小胡忧,这斯走得到挺萧洒。

小胡忧被雪里红咬了之后,比原来大了很多。不过每每想到上面的那几颗蛇牙,他就一阵阵的郁闷不已。以前到是听说有钱人喜欢入珠,可是没听说谁入牙的。也不知道这几粒小东西,会不会影响到以后的性福生活。

胡忧正走着,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哭声。发现前边有人,他的第一反应是先躲起来。

“马拉戈壁的,这听着像是男人在哭。哭来哭去,老是一个调,太没意思了。”

胡忧听出是男人的哭声,就决定绕路过去。要是换了是女人,他也许还会去看看。但是男的,他可没有心情去管一个男人为什么哭。

刚准备绕路,胡忧又停了下来。心说我这是要往哪走呢。这光着个**,也不是个事。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他并不知道自己晕了七天)肚子饿得咕咕叫,总得想办法找点东西吃吧。

想到这吃饭,胡忧又有些摇头。好不容易开了个档,耍了几手把戏,眼看要有饭钱了,却被人家追得躲到山洞里,还弄成这副模样。这有衣服的时候,都没弄到吃饭钱,现在光着身子,那就更难弄了。

干脆过去看看那家伙哭什么,要是能帮上他点忙,说不定他能送小爷身衣服,再管顿饱饭,岂不是再好不过?

想到这里,胡忧觉得是个办法,于是就决定这么干。他先偷偷的躲在树后,观察了一下情况,发现是一个中年男子独自在那哭,边上扔着副挑头,没有旁人,也没有女人。

胡忧这才跳出来,说道:“老兄,哭什么呢?”

王富贵被毒蛇咬了,知道自己命不长久。想到自己家中的妻子,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不由就放声哭了起来。哭得正高兴呢,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不由哭声一顿,看向来人。

只见这来人长得眉清目秀的,除了眼睛贼了一些外,还真有些书生样。只是他身上没穿衣服,手里抓了张大树叶......这是什么意思?

王富贵被胡忧这奇怪的样子给弄愣了,都忘记了回答胡忧的问话。

胡忧等了半天,看这中年人不但不回话,反而老往自己的下身瞄,心里老大不高兴。有心懒得理他,可是又舍不得能吃一顿的机会。于是强忍着不满,又问了一句:“我说老哥,天都快黑了,你还不回家,跑这哭什么?”

胡忧本来想接着说是不是家里死人啦,可是想到这个人很可能是自己的米饭班主,于是把难听的话给收了回去。

王富贵听到胡忧的话,这才想起自己命都快没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穿不穿衣服!大嘴一咧,又哭上了。

“哇......”

胡忧见这家伙又哭,火大了。张口就骂道:“有事说事,人死鸟朝天,你哭屁呀哭。”

“呜呜呜......小兄弟你说得没错,我是要快死的人了,呜......我被蛇咬了......命不长久......临死之前,我想求你给我老婆带个话,来生做鬼,我报答你......”

马拉戈壁的,做鬼报答我,你够坏的呀。胡忧气得差点给王富贵一脚,不过他很快笑了起来。嘿嘿,这饭有着落了。

江湖里混的人,变脸比翻书快,胡忧更是各中好手。眨眼之间,他马上就做出了一副非常关心王富贵的神情,急急的说道:“被蛇咬了?咬哪了,快让我看看。你这人,怎么不早说。”

王富贵知道自己是被七步断肠蛇咬的,古语有云,七步之下无活口,这说的就是七步断肠蛇。他跟本没想过胡忧能有办法救自己,所以看到胡忧,只不过是想着让他帮带句话,让老婆知道,自己死了。现在看胡忧这么激动的样子,才把裤管给拉起来,让胡忧看。

胡忧看到王富贵的脚,也大吃了一惊。王富贵的整条腿都黑了,腥臭的毒水,正在往外冒。暗想着怪不得这家伙哭呢,被这么毒的蛇咬到,不遇上我,你是必死无疑了。

行走江湖之人,一般对蛇都有一套办法,特别是他们以行医为主的疲门。(当然,被蛇咬小弟弟除外)像这样的蛇毒,以前他和师父也见过几次,大体知道应该怎么治。

“你这个不好弄呀!”胡忧虽然知道怎么治,而且有一定的把握,但是说话的语气,却让人听着很担忧。这是江湖规矩,也是胡忧他们师徒俩一惯的做法。为了利益最大化,就算是遇上个普通的感冒,他们也会说很难治。因为只有难治,才好多要钱。要是随随便便就治好了,谁会多给你钱。

王富贵很认命的说道:“我是被七步断肠蛇咬的,我知道我活不了啦。唉,这都是命呀。”

这治病也不能老吓人,总是得给人一些希望的。胡忧一听这话,赶紧说道:“这位老哥,你也不用太担心。以前我们村就有人让这种蛇咬过,说不定我能治。”

“你能治?”王富贵的眼睛一下的亮了起来。能活着,谁愿死呀。家里还有漂亮老婆呢。有了希望的王富贵,一下就不同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道:“小兄弟,求你救救我吧,我王富贵如能活得一命,一定会重重的谢你的。”

胡忧心说,我等的就是你这话。只见这斯一拍胸口,大气凛然的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不要,我也要治好你。”

胡忧说着就伸手过去,想要看看具体的情况。

王富贵一朝被蛇咬,看到胡忧手上的蛇鞭,一下就大叫起来:“啊,蛇!蛇!”

胡忧这才想起自己手上的蛇鞭,心说怎么忘记把它藏起来了。胡忧刚想到把蛇藏起来,只见白光一闪,手上的蛇不见了。

“我靠,没这么邪吧。”胡忧愣愣的看着自已的手。妙手空空还没练到这一步呀,怎么就没有了?

“小兄弟,小兄弟......”王富贵见胡忧半天没个动静,心里担心的叫道。

“啊......”胡忧惊醒过来,把蛇鞭的事扔到一边,回头再想也不晚。先把这饭主给弄好了再说。

胡忧转身过来,对着王富贵的脚仔细一看,不自觉的‘咦’了一声,差点一**做在地上。因为他这一看,没看到王富贵脚上的肉,直接看到他的脚骨。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还有肉的。”胡忧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双眼不自觉的又往自己的手上看。这一次,他首先看到的,是自己带在右手的戒指里,有条蛇在里边。

“这不是我的蛇鞭吗?”胡忧又是一愣,心说我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这里怎么这么奇怪。

“小兄弟......小兄弟......”王富贵看胡忧又在那发愣,不由叫道。他已经在心里对这个老是发愣,上街还不穿衣服的年轻人,产生了怀疑,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胡忧突然跳起来,急急的把手伸到王富贵的眼前问道:“老哥,你看我手里的这个是什么?”

王富贵疑惑的左看右看说道:“这个不是戒指吗?”

“你仔细看看,戒子里边有什么?”胡忧说着,手到移得更近些。

“戒指里面?”王富贵不解的说道:“戒指里面能有东西吗?”

“怎么没有,这里面明明有一条......”胡忧说到这里,打住了。因为他也没能再看到戒指里的蛇。揉揉眼睛再看,看不到。转头再看王富贵的脚,只能看到那肿得黑亮正冒黑水的脚,看不到里边的骨头了。

“奇怪了。”胡忧看看手上的戒指,又看看王富贵的脚。他确信刚才自己绝对没有眼花,可是怎么就看不到了呢。

胡忧边想着心事,边给王富贵治伤,不由得有些心不在焉。几次弄得王富贵哇哇大叫。好不容易把毒血排出来之后,胡忧站起来说道:“老哥,你等我一会,我去弄些药。”

王富贵现在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点点头,表示知道。

胡忧躬身钻进林子里,没一会抓了几味拔毒的草药回来。王富贵看到胡忧手上的东西,瞪大了眼睛,嘴唇抖得说不出话来。

胡忧双手不停的搅动,把药汁挤压进从王富贵的挑头找到的一个小碗里。弄了小半碗药汁,一半倒在王富贵的伤口上,一半让他喝下去。

王富贵直到把药汁喝下去了之后,才一脸激动的说道:“小兄弟,你是游医?”

江湖医生一般也被人称作游医,对于这个称呼,胡忧也没在太过在意。他还在想着刚才看到的事,没注意到王富贵的眼神,很随意的点点头,表示承认。

王富贵看胡忧点头,显得更加的激动,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有救了。

王富贵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呢?这话还得从头说起。胡忧现在所处的地方,乃是天风大陆七大帝国之一,曼陀罗帝国治下的云州乐平镇桐木岭。天风大陆治病的门类大体分两种。一种是术士,一种是大夫。

术士的治病方法,主要是一些念咒语,跳大神之类,他们一般不用药。而用药的呢,则被称为大夫。

术士和大夫,是两个相互对立的职业。他们斗了千年,谁也压不了谁一头。因为术士有老祖宗传下来的九门异法,里面记载着各种治病的法术。

而大夫则有师传的药王录。药王录里有108种药材的功用。通过这108种药材,大夫可以配伍出可不计其数的药方。

还有一种人,也能治病,但是他们却不在这两大系统之内。他们被人称为游医。游医治病,没有一定的法门。他们可能用法术,也可能用药材,但是他们最常用的,却是药王录里没有记载的药草。

游医用的东西,大多信手拈来。脚下的泥,草木的根,锅底的灰,山上的石头,甚至是尿液,他们都能拿来做药。

游医因为没有正统的祖师爷,所以游离于两大系统之外。术士和大夫,都看不起他们,也不屑用他们使用的方法。甚至连很多经过游医验证确实有用的药草,他们也都不屑一顾。觉得一但用了,那就是有辱师门老祖。

天风大陆的游医很少,因为很难得到官方的重用。但是老百姓却对他们又爱又恨,爱是因为他们的药,往往都能收到奇效,而且收费相对便宜。而恨呢,则是游医里边很多都是骗子,很难分辨出谁有本事,谁是乱来的。

所以王富贵知到胡忧是游医之后,才会这么激动。这也因为王富贵是个老实人。他根本没想过胡忧会骗他,理所当然的,认可了胡忧。不然要是换另外一个人,也许就不敢喝胡忧的药了。

胡忧的药很有效,不一会,王富贵就已经能够小心的站起来了。王富贵拉着胡忧的手,激动的说道:“小兄弟,要不是你,我王富贵这条命,就丢在这树林里了。没别的说的,上家喝酒去。我让老婆把家里的老母鸡给炖了。好好感谢感谢你。”

胡忧一听有吃了,人也精神了起来。这地方的怪事太多了,再想也没用。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王老哥,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胡忧笑着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王富贵边说着,边担起挑头,这做买卖的东西,可不能扔。


小说<<煮酒点江山>>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