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煮酒点江山

003章 出困

胡忧从十五岁被一唱戏的‘飘门’女子骗去了童子鸡,先后跟好几个女人玩过,特别是跟一专作假画的‘册门’女子关系不错,那女人不但教他识字,还教他很多春宫秘技,实战对练。

胡忧早就品尝过当真男人的滋味,现在让他当大内总管,他哪肯干。为了保住小胡忧,他双手死死的掐在白蛇的七寸上。

天大地大,小弟弟最大。谁敢伤害小弟弟,胡忧就敢剐了它。就算它是白素珍也不行。当然,如果它能变**形,胡忧还是很乐意让它咬两下的,前题是力气不能太大。

一人一蛇之间的战斗,就这么打响了。那白蛇是死死的咬住小胡忧,半点不松口。而胡忧则是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硬掐住白蛇的七寸,不救出小弟弟于蛇口,至死不休。

蛇属淫邪之物,咬胡忧这条白蛇,你别看它不大,它可是蛇中之王者,有个很好听的名字--雪里红。

雪里红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异种,相传是龙与蛇一夜春风的后代。雪里红和别的蛇类不同,它不是卵生,而是胎生。它刚出生时为红色,也就一尺来长,拇指粗。但是它生长得非常快,只用几个月的时间,它就能长到两三米长,手臂那么粗。到成熟期的时候,它能达到十几米,水桶粗。

然而成熟之后,雪里红就不再长大,反而是慢慢的变小。它变小的速度与长大的速度刚好相反,每十年,才能缩小一寸,而且逐年减缓,颜色也会从火红慢慢的变淡。

据奇异志记载,它最终会变回出生时的大小,而颜色成雪白色。缩小到一定的程度,雪里红就会找一个集天地灵气,并能够孕育出奇宝‘光影果’之地,定居下来。每日以自身的灵气,滋润光影果核,直到光影果出世。至于它为什么要这么做,据神秘的有关部门解释,那是因为雪里红要夺宝重返天界。至于是不是真有其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胡忧此时身体像火一样热,神智也开始模糊起来,要不是依靠着手上一枚戒指死死的顶住雪里红的七寸,他的小弟弟可能早就离家出走了。

胡忧全靠着心中一股信念在支撑着。他并不知道,那小小的池子,已经发生了变化。其实当胡忧把尿尿进池子的那一瞬间开始,池水就开始翻腾起来。只是一开始并不是那么明显,胡忧也没注意。后来动静越来越大的时候,他全部的心神早已经放在和雪里红较劲上,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没有心情去管。

翻腾的池中,出现了一个小光点。光点像一颗种子一样,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当那果实生成的那一刻,整个山洞全亮了起来。果实呈半透明状,在漂浮在水面上,高速的转动。它,就是光影果。

胡忧终于支持不住,倒了下去。脑袋不偏不移的,刚好砸在那光影果上。光影果暴发出更强耀眼的白光,一分为二,在胡忧入水的一瞬间,闪入了杜啸天的眼中,消失不见了。

眼看着胡忧的脸就要埋进那池乳白色水里,雪里红恐惧的想要退缩。可是已经不醒人世的胡忧,依然死死的掐着它,让它半点也动弹不了。

雪里红两只如芝麻大小的眼睛里,射出了绝望。它苦守光影果已经整整一万年了,眼看还有最后一天,光影果就要瓜熟蒂落。到时候它只要吸收了光影果的精华,就可以化身为龙,从而龙啸九天。

在这里,不得不说,胡忧的运气真是太好了。雪里红乃天下毒物之首,巨毒无比。平日里,别说是被它咬着,就算是碰了一下,都会直接中毒而死。但是今天,是光影果成熟的前一天,雪里红为助光影果成形,把全身的精华,都注入聚灵池里,所以现在是它出生之后,唯一最虚弱的时刻。不然胡忧别说是小弟弟,他连命都早没有了。

有好运的,就有倒霉的。雪里红这次扮演的就是倒霉蛋的角色。它在胡忧出现之前,就已经躲了起来。如果让它过了今天,不说是一个胡忧,就算是一万个胡忧,它都可以一瞬间让他们灰飞烟灭。哪想到胡忧的一泡尿,居然提前把光影果催生出来。雪里红感觉到了光影果的异动,不得不拼死出来,保护自己的胜利果实。

胡忧的嘴已经干得裂出了血丝,倒在池水里之后,他感觉倒了丝丝清凉,于是本能的大口喝着池里的水。至于这水究竟能不能喝,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胡忧每喝下一口池子里的水,咬着他小弟弟的雪里红就会剧烈的颤抖一下。昏迷过去的胡忧并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心血来潮恶搞的在池子里撒尿,他就不会被雪里红报复性的袭击。他更不知道,因为他的尿改变了池水的特性,催生了‘光影果’,才使他捡回了条小命。他更不知道的是,此时池水里很蕴含的能量,对没有得到光影果的雪里红来说,是致命的。

七天七夜。胡忧整整昏睡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这是注定被遗忘的七天七夜,胡忧没有手表,也没有日历,他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更不知道,这七天七夜,他的身体,一直像太阳一样,发出道道光茫。还好他是在无人的山洞里,要是在外面让人看见,他肯定被人当怪物给打死了。

“嗯。”胡忧呻吟一声,还懒懒的不想睁开眼睛,反正师父还没来叫,再躺一会再说。

这一觉睡得**,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居然梦到自己穿越了,那应该是古代吧。在梦里,自己耍把戏,接着被人追杀躲进山洞,还让一条蛇给咬了小**。

等等,这床怎么睡得那么怪。虽然是十块钱一晚的大平铺,也不可能这么搁人呀,而且还这么凉。阴风阵阵的,像在山洞里一样。

“啊......”山洞里回响起胡忧杀猪一般的声音。

“不是梦......那我的小弟弟.......”想到这里,胡忧马上低下头。

小胡忧的情况和胡忧倒下去的时候差水多,小脑袋还被那白蛇雪里红死死的咬着。

“马拉戈壁的,还咬着呢!完了,完了,这下真要当大内总管了。”胡忧脸色苍白的自言自语。

“咦,这蛇好像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胡忧大着胆子捅了那白蛇一下,那白蛇没有任何的反应。

“真死了?”胡忧有些不太敢相信的自语道。难道说自己的功夫见长,把这蛇给日死了。

胡忧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过这个现在不是重点。现在首先要做的事,先把小胡忧给弄出蛇口再说。

雪里红咬得非常紧,胡忧花了好些时间,才把小兄弟解救出来。小兄弟是出来了,可是胡忧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有四颗蛇牙,深深的镶在了小胡忧的脑袋上。这个地方长牙,那可真是要命了,胡忧想把它们给拨出来,可是它们却像是生来就长在那里一样,与那地方的肉,紧紧的连在一起,一拔肉都生疼。

“马拉戈壁的,弄成这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胡忧被这一结果,气得差点吐血。随手抓起扔到一边的死蛇,‘啪’的一声,就抽打在地面上。不能拿小胡忧来出气,他只能拿雪里红的尸体来出气了。

胡忧把蛇尸当成鞭子,看到什么地方硬,就抽向什么地方。不把它打成烂泥,怎么出这口恶气。

疯狂的乱抽了十多分钟,胡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头的愤怒,也慢慢的消了。虽然被镶上了四颗蛇牙,但总好过做大内总管了。

随手把死蛇给扔到地上,刚想再蹋上一万只脚,让它永不翻身。但是只踩了一下,胡忧就愣住了,因为雪里红不但没有像胡忧想的那样,被抽成了稀巴烂,反而是一点事都没有,依旧完好如初。

胡忧不敢相信的把死蛇捡起来,嘴巴越张越大。像刚才那么抽打,就算是条牛皮,都抽断了。可是这白蛇居然连点皮都没有伤。

“不会吧,这难道是件宝贝?”

胡忧正发呆着,突然,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自己一直没有开电筒,为什么会看得那么清楚?难道是谁把灯给开了?

接连的打击,让胡忧脑子有些乱。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想一下。走了几步,感觉到小胡忧凉凉的,还随着脚步不停的晃动。刚想把裤子给穿上,第三个问题又来的。

“马拉戈壁的,小爷身上的衣服呢?我的美人打火机呢?我的裤子鞋袜呢,我的药戏倒具呢,我的......”胡忧终于再一次晕倒在地上。

这次晕的时候不长,只过了几分钟,他就醒了过来。不得不说,他的抗打击能力还是不错的。

认命的坐在石头上,胡忧清点着自己的家当。身上是不用看了,全身上下,一丝一线一布条都没有剩下。跟着自己穿越的东西,除了手上一枚师父给的戒指外,什么也没有了。

三尺来长的死蛇一条,传说祖师爷留下来的破戒指一枚。这就是胡忧现在所有的家当。

“这日子可怎么过呀。”胡忧仰天长啸。

“咦,那池水也不见了?”喊了一阵,口有些渴,想喝点水,才发现那小池水也没了,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个坑。

怪事多了,也不差这点,爱怎么地怎么地吧。胡忧只是微微的奇怪了一下,也懒得想了。晃着蛇鞭(胡忧给雪里红起的名字),晃着小胡忧(这个不用介绍了吧),在山洞里乱转了起来。

现在眼睛亮了,山洞很多原来看不到的地方,都能看得很清楚。走着走着,胡忧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山洞里的小洞很多,但这些小洞怎么看都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很多地方,都有釜凿过的痕迹。

发现这一点之后,胡忧仔细的观察每一个洞口,终于有了新发现。那就是每一个洞口的右下角,大约半人高的地方,都写有几个字。

虽然年代久远了,字迹已经很模糊了。但是胡忧还是能看出来,上面写的是一些汉字。看到这些汉字,胡忧顿时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这些汉字,在别人眼里,恐怕就算是看到了,而且还认识这些字,也不能看明白写的是什么。因为这些都是用江湖暗语,而且还是江湖八大派里,疲门的专用暗语写的。上面明确的记载了出去的方法。

“奇怪了,这里难道也有我们疲门的人?”胡忧自言自语的说道。

想了一阵,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胡忧也懒得想了。按着暗语上的方法,他很容易就出了山洞。


小说<<煮酒点江山>>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