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煮酒点江山 > 卷十七酒煮江山 2457章 火攻得手
返回目录

煮酒点江山

卷十七酒煮江山 2457章 火攻得手

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www.52ranwen.net;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底火族改造离子炮的能量威力,天机族人在布置离子炮的防御保护,离子炮现在就是希望之城的亲儿子,所有一切可以调用的资源全都放到了它的身上,现在所有希望之城人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子炮能不负重望的地保护这座城市的安全,以要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是再多的资源,他们也可能毫不犹豫的全都给离子炮,因为确保离子炮的正常运行,也就是保证这座城市的安全夺,更是保护所有人的家呀。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燃文123小说网www.52ranwen.net吧

“有他们,真好。”远远看着在离子炮周围忙碌的人们,红叶感慨的说道。

“是呀,要不是有他们,这希望之城不可能撑到现在,说起来,他们才是希望之城的真正希望呀。”刘伯度笑道:“白子锐和宋长矛还真是鬼,他们自己不说,我都不知道他们的手里还有好东西呢。”

“他们都是真心为希望之城好的。”红叶欣慰道。有了两种新技术的支持,希望之城的安全系数又增加了不少。虽说战争依然会非常的艰难,但大家的心气都已经提了起来,对胜利的追求也越来越渴望。只有敢于去追求胜利的人,才会有资格去获得胜利。

“是呀,如果他们不是一心为希望之城,也不会把所有的心思都拿出来。像这次,他们就算是再拿不出什么好的方案,也没有人去说他们什么,毕竟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很多。”

“你不也一样吗。”红叶笑道:“你为希望之城还不是付出了所有的心血。”

虽然拿不出能直接摆在桌面上的成绩,但刘伯度为希望之城所做的,绝对不会少于白子锐他们。之前胡忧就不只一次的对红叶说过,没有刘伯度,这希望之城也许就无法成功的建立,可见刘伯度对希望之城的重要性。

“希望之城在我的眼里和刘和平是一样的,我希望能看着它快高长大。”

刘和平是刘伯度的儿子,刘伯度把希望之城看成和刘和平一样,也就是把希望之城当成自己的儿子,一个做父亲的,就算是为孩子做得再多,那也是正常事,在刘伯度看来,这没什么拿出来说的。

事实上在很多人的眼里,希望之城都是他们的孩子。希望之城与其他的城市不同,它是靠大家的努力,从一个废墟变成了一座集合着众人希望与梦想的城市。当年杨木天给座城市起名为希望之城,真是起得非常的好,人生需要希望,城市也需要希望,有希望的人生会更加的丰富多彩,有希望的城市可以让更多的人敢余去追求属于他们的丰富多彩。

困难总是有的,只要敢于去面对,再多的困难也能去战胜,希望之城就是这么一座可以让很多人一起去面对困难的纽带,有它,也就有了希望。

**********************************************************

望天城,连续多日的轰炸终于还是停了下来。整个城市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欢笑,不幸死于轰炸的人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悲欢离合已经与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活着的人,依然还要坚强的活下去,他们在面对亲人离去的同时,还有面对一个未知的未来。轰炸还会不会再一次的出现,谁也不敢说,他们除了知道这一次的敌人是江念祖之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老百姓永远都是知道得最少而承受得最多,说是不公平也好,怎么都好,既然已经发生就必须去接受,无论是不是心甘情愿,也无法改变。

…正值十五、六岁的少年眼里满是迷茫,说他们已经是大人,他们还差着几年,说到社会经验,他们更是完全没有。换了平时,他们应该做在教室里听课,哪怕那教室并不窗明景亮,可那至少有一份平静。可是现在,学校已经停课,失学的学生与失业的工人没什么分别,他们不知道是应该继续而不闻窗外之事,还是应该放下书本,去和大人一样考虑未来。

相对比较没有想法的是五、六岁的孩子,战争在他们的思想中还没有任何的概念。过少的年纪让他们不需要去思考更多的东西,这也许就是他们的幸福。

可超过三十岁的人呢,他们已经无法以不懂事为借口去逃避现实。上有老下有小的他们,必须去在困难面前挺身而出,不说为什么国、天下,可自己的家庭总要去考虑吧。工厂已经停工,生活来源得不得保障,就算是自己不吃,可老婆孩子也要吃,这都是摆在眼人而不得不去面对的。

也许他们也没有经历过这些,可这就是生活。古话早已经说过:生不难,活不难,生活挺难,将来的路要怎么去走,他们心里完全没有底,怎么让家人活下去,则是他们必须要去考虑的。

压力最大的是望天城的士兵。面对敌人的狂轰滥炸,他们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一栋栋大楼在他们眼前坍塌,一个个认识或是不认识的人在他们的面前失去生命,这其中甚至有他们自己的亲人。

参军是为了什么,古书的解释是:保家卫国。武界没有国,但有家,可是在面对敌人狂爆的轰炸,他们又能为家做些什么?唯一能做的怕也就是祈祷自己的家不会被炸到吧。

士兵也想要行使自己的责任,可是对面敌人的飞行机甲,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熟悉的建筑被炸得千疮百孔,他们不敢回家,甚至不敢给家里去一个电话,因为他们害怕收到噩耗,收到那些他们不愿意接受的消息。

望天城所有的人,此时都无法真正平静下来。敌人是主动撤走的,不是被打败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再一次的突然出现,给这座城市带来无尽的恐惧

而就算是那样,他们能做的事也不会多。武器的落后让他们对敌人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难道真要这样一直被动下去?

不反抗,到最后怕只有死路一条吧。

********************************************************

胡忧正在进行他的反抗。第一军团的老兵此时已经全部集中到了他的手里,他知道孙东江是舍不得他那么做的,可是现在他没有任何的办法,这是唯一打败约汉的机会。

机会往往总是只有次,错过了就不会再回头。东点军校是美盟最好的军校,约汉能以最优异的成绩从那里毕业,就说明他有那个本事。要说战争理论,约汉绝对不会差,他唯一缺少的就是战争经验,这也就是胡忧取胜的机会。现在不拼,等约汉打过几场仗,理论联系了实际之后,怕就不会现有这样的弱点,到时候以第一军团手里本就不是非常强大的战力,更没有与约汉一拼的资本。

“你真的决定主动进攻?”孙东江满脸的忧色。第一军团的实力怎么样,怕是没有人比他更加的清楚。利用华都的防御打防守反击尚且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主动进攻他真是想都不敢想。胡忧的实力他是相信的,可以现在手里的那点战力,真的能打过人家吗?

…“这是我们唯一取胜的机会。约汉初掌军队,本身没有资历,与属下的磨合也还需要时间,如果我们一直在防守,只会让约汉在一次次的进攻之中获得经验,当约汉获得足够多的经验又与属下将士形成默契,那他的军力怕是不只增加一倍,到时候,华都将没有可能再守下去。”

“这我知道,可是……我们是不是再好好的考虑考虑,也许还有更好的办法呢。”孙东江此时的心很乱,第一军团已经几乎毁灭过一次,是他一点点把军团再一次打造成现在这样,如果又一次过的全都把这点家底拼光了,那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胡忧摇头道:“也许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主动出击的决定,连你都无法做出来,约汉肯定也想不到我们会有那样的胆量。【燃文123小说网,轻松阅新体验www.52Ranwen.net]约汉没有防备,也就是我们的机会,机会错过,就不会再回头了。”

孙东江沉默了,他知道胡忧说的是事实。现在赌一把,至少还有赌的机会,如果继续这么拖下去,华都早晚会落到约汉的手里。约汉是江念祖的人,他拿到夺华都,也就等于江念祖拿到华都,到时候江念祖一定会把华都变成拿下整个华夏联盟的桥头堡,以华夏联盟目前的状态,情况会恶化成什么样,那几乎是可想而知的。

“时间差不多,我们也要出发了。”胡忧看孙东江不在开口,知道他已经是默认了这次的行动。其实就算是孙东江不同意,胡忧也同样会按计划进行。他们已经是没有退路,这次不赌,以后就再也没有赌的机会了,有赌不为输,不赌一定是输,战争本就没有给他们更多的选择,就算是再苦再难,那也得咬牙去接受。

“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们得胜而还。”

*******************************************************

这一次跟随胡忧进征的士兵都很兴奋,他们都是第一军团的老兵,自然知道胡忧是谁,而能跟着胡忧一起上战场,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怕就算是做梦,也不敢梦到的情结。但士兵们的兴奋并不是因为胡忧,而是因为有胡忧的领导,让他们更有把握保护自己的家人朋友。第一军团的官兵大多都来自华都,华都就是他们的家,这里有他们一辈子最珍受的人,为了保护他们,就算是牺牲掉自己的生命,那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他们愿意去牺牲,但是他们不知道要自样的牺牲才能有价值。孙东江是一个很好的长官,但是他也无法告诉士兵们答案。现在胡忧来了,胡忧带领着他们去有价值的牺牲,只要牺牲是值得的,就算是要送掉自己的小命,他们也是开心的。

要好好的表现!

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在心中告诉自己。不为别的,只为以得起自己,对得起他们想要去保护的人,就算是死,那也心甘情愿。

城墙或多或少的总能给人带来安全感,这也就是城市出现的原因。第一军团的官将,跟着胡忧离开了华都,这一战,他们将不会有华都的城防为依靠,是生是死,是胜是败,全看自己的表现。

这一战要怎么打,在出城之前,胡忧的训话已经说得很清楚。此战很多少都可能会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在没有战死之前,他们都必须往前冲。打败敌人获得胜利和战死沙战,家破人亡之间只有一个选择,而决定权就是每一个士兵的手上,这一战没有退路,也不会有撤退的说法。

…远处出现灯火,那是约汉的大营。胡忧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士兵。说心里说,第一军团的士兵比起希望之城的士兵那是差了一些的,无论从战力还是气势,他们都不是最好的,但是这一刻,胡忧在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对胜利的渴望,看到了他们勇气。

“少帅,敌军有三道防线……”探子急急找到胡忧。他是在大队出发之前就被派出的情报人员之一,负责的是收集敌军的情报。

“具体说一下。”胡忧对约汉会布有防线一点都不觉得好奇。如果以约汉的出身,居然在安营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布置,那胡忧反到是会感到不可思意。

“是。”武界的探子也被称为情报兵,他们有很多高科技的辅助工具,不过真正出动的机会很少,因为随着科技的高度发展,他们这种以人力为主要探查手段的兵种,已经面临着当年骑兵部队那样的淘汰危机。而这一次,胡忧的来到给了他们再次被重用的机会,他们要用自己的努力来证明情报部队的存在绝对不是吃白饭,是绝对有价值的。

********************************************************

约汉布置下了三道防线,这些对胡忧来说有困难,但并不是最难的。真正让胡忧感觉头痛的是约汉大营的安营阵型,这一次约汉用的是双鱼阵布营。他把部队分成了两个部份,相互之间有一定的距离间格,这样的官营办法在武界已对很少有人会用,因为一军分两个营,首先在管理上就不是很方便,值岗的士兵也要比只设一个大营要来得多,但双鱼阵安营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任何一个营地受到进攻,另一个营的部队都可以快速的加入战斗,与兄弟部队形成挟击之势,让来犯之敌两面被攻击。

现在胡忧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可能性。他手里的部队虽然全都是第一军团的老兵,拥有着相以丰富的作战经验,可是数量也是相对比较少的,跟本不以足同时围攻约汉的两个大营。只攻一个则不可能会起到太好的效果,而且还很大可能被会约汉反包围。

当前的形势对胡忧来说很不利,如果可以选,他自然不希望面对这样的阵营。可是胡忧只有三天的时间,之前的准备工作已对花掉了一天,今天是第二天,要不强行动手,明天也不见得还有机会。

其实不说是明天,就算是再有一个月,以约汉的能力也不会给胡忧太多的机会。要是他直接强攻华都,那胡忧更加没得想。

条件不利,但必须要硬上,这是胡忧目前遇上的最大问题。

硬上也是要讲究方法的,要怎么做,才能在发挥自己部队战力的同时,尽可能的让敌人没有发挥实力的空间呢?

这似乎很难,越想就越是难,但就算是再难,也必须要想出一个办法。胡忧在强迫自己去思考。

第一军团士兵已经停止的前进,他们在原地等待是胡忧的下一个命令。有时候做士兵还是挺幸福的,他们只需要依上头的命令行事,并不需要去考虑更多的东西。

已经过去了十分钟,胡忧依然沉默着。他也知道越是在这里耽搁下去,被敌人发现的可能性也就最高,到那个时候,情况对他们更加的不利。可是面对可能只有一次的机会,胡忧不能随随便便,战争不是吃早晨,过得去也就行了,反正晚上还有好的。战场上的任何一个决定,那都是以生命做代价的呀。

…要怎么办?

此时胡忧的心里是已经有了几个方案,可是每一个方案总有不足的地方,这让胡忧不甘心就那么运用到战场之上。他希望能有更好的方案,甚至把握更高一些的,那样就可以让他一举解决得约汉的威胁,全心全意的赶回希望之城去面对那里的难题。

*******************************************************

起风了,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城墙的野外还是很冷的。秋已进秋,干枯的树叶在风中快乐的翻飞,那也许是它们生命之中唯一的一次跳舞。

看到那些树叶,胡忧瞬间在脑中形成了一个计划——火攻。

火攻并不是胡忧发明了,在人类漫长的战争使中,已经有无数的人用过这样的战法,只是用的人不一样,实际的效果也就不一样。有人失败,也有人成功,胡忧会是那个成功的人之一吗?

现在还不好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再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胡忧立即下令行动。支持胡忧使用火攻的条件是在约汉的两个军营之间有一片草地,草地上的草由于长年没人打理,平均都有一米多高。在约汉的眼里,这些草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威胁的,但是在胡忧的眼里,这就是有天的一个帮助。

“开始吧。”

胡忧已经把他的计划告诉了手下的几个临时指挥官。这几个军官都是胡忧任华夏联盟总理期间认识的,对他们的能力有一定的了解。这一次把老兵抽调出来的时候,胡忧点名把他们调到身边以随时侯命。

放火不是什么太高难度的活,但是这种古老的战法在武界已经多年不用,胡忧还是很有必要对几个指挥官进行火线培训,让他们知道应该怎么去做。

放火小队已经出发,胡忧领大队人马等待着。他的计划是用火阴击一个营的支援,全力的进攻另一个大营。约汉是两个大营之中的哪一个,对胡忧来说都是一样的,这一次他打的是气势,一但开战,与指挥官的能力几乎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干草在助燃剂的帮助下猛的就烧了起来,野草燃烧时散发的浓烟与天边的黑云连成一体,让人分不出哪里是烟,哪里是云。

“跟我上。”

胡忧同时下达了进攻命令。没有人开口,整个空间安静而压抑,有紧张的士兵脑门已经风了汗,可手中的武器却紧紧的抓着,在战场上,武器是最忠诚的战队,放弃它可就是放弃自己的生命。

**********************************************************

大火烧起来的时候,约汉真的没有反应过来那意味着什么。现在都已经是高科技时代,打仗都已对用机甲来,还有人会用火攻?

约汉真没有想到那是华都的反击,所以在士兵报告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不是马上下令迎敌,而是很有兴趣的走到指挥部外去看火势。

当远处传来炮声时,约汉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可那是来自另一处营地的战斗,大火让他无法第一时间知道那边的情况。

约汉的第一反应就是支持,可是火势太大,机甲完全被阻隔着,过不去呀。毕竟机甲还是得用走的,没法飞起来,而野草燃烧时的热量足可以破坏机甲的控制系统,特别是脚部的系统,那可是机甲移动的重要部份,一但受到破坏,将无法再移动,不能移动的机甲,那只能等死了。

约汉的脑袋已经冒了汗,他知道这一次是他犯下了错。他以为华都已经是连自保都困难,跟本就没有能力主动向他发起进攻。

…事实证明,人家不但是有那个能力,而且还有那个胆子,并且还做得相当的有效率。

“救火,快救火呀!”平日里遇事冷静的约汉此时已经无法再冷静,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出人意料,让他失去了方寸。这就是战争经验,这不是多读了多少书就可以学到的。必须要经历过,才知道怎么去防止,怎么去处理。

因为不冷静,约汉再一次犯了错。此时他应该下令全军后退,避开大火对他们的影响。他的部队是平均分两个大营的,就算是其中一个大营出事,他手上也还有足够翻盘的实力,只要保住此时手中的部队,就可以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可是约汉下的命令是救火。之所以要救火,是因为他对另一个军营还抱有希望。在他看来,只要第一时间把火扑灭,就还可以援助被攻击的那个大营。但是约汉没有想过,一但救助,就会打乱部队的阵型,在这个时候受到攻击,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约汉没有想到下令救火会给他带来可怕的灾难,不过他也不用去想了,因为胡忧会用事实告诉他的。

也不知道是胡忧的命好,还是约汉的命不好,胡忧选择的主攻敌营正是约汉所在的这个军营。那边受到攻击的军营不过是胡忧有意的打草惊蛇,如果约汉在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就下令后退,那么不但那边的军营不会损到太大的损失,他所在的军营也一样不会受到损失。

可经验不足的弱点在这一刻被无限的放大,约汉的一错再错给胡忧本不算完美的计划加入了必胜的条件。

********************************************************

胡忧一直等待着进攻的机会,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太心急,心急的人不但是吃不了热豆腐,也很难获得战争的胜利。

为了胜利,胡忧可以等待,等待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当看到约汉的部队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救火之时,胡忧的脸上露出了笑脸。

还需要等待吗?

当机会已经出现在眼前之时,一切的等待都应该化为行动,只有行动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冲呀!”

胡忧一声大吼,人如风,瞬间而动。烈焰被毁之后,胡忧还没有配新的专属机甲,他控制的是第一军团的制式机甲,除了性能相对比较好,这辆机甲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可是现在,这辆机甲却是全军的旗帜,它走到哪里,第一军团的士兵就扑向哪里。

约汉终于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可是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手下的部队已对被胡忧的疯狂冲击打散,他的命令已经无法下达到士兵那里。每一个士兵都是靠着自己的本能而战,可战争是一个团体性的行动,各人的能力就算是再怎么强大,没有队友的配合,又怎么可能打得过那来势汹汹的可怕虎狼之师。

冲!

冲!

冲!

老兵和新兵的最大分别就是老兵知道在战场上自己应该怎么做。而且他们也有勇气去做。

现在的形势要说胡忧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那是太过勉强了。约汉的部队依然是几倍于胡忧,只要约汉能稳住部队,打胡忧一个反击,那么胡忧依然只能是吃亏,毕竟绝对实力不如人,就算是胡忧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胡忧现的优势是建立在约汉自乱阵脚的情况下的,要想保持这样的优势,就必须保持强大的攻势,让约汉他们没有时间冷静下来思考战局,进攻,不断的进攻就是保持这个优势的办法。

…可以少量部队去追击敌人倍数的部队,新兵敢吗?

新兵是不敢的,因为他们不懂怎么去看形势,只能简单的分析敌人双方的人数之差,而老兵却能做得这一点,一个有经验的老兵,甚至敢利用形势,追着几十个敌人上蹿下跳。已经吓破了胆的敌人跟本就不会去考虑,如果不跑,如果敢停下来去面对,那追在后面的人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正是因为你跑,我跑,大家都只想着尽近的离开这可怕的战场,才会出现几十个人被几个人追杀的情况。兵败如山倒,说的也就是这样情况。

*******************************************************

胡忧在布置战斗计划的时候没有想过会发生眼前的情况。他真的没有想到约汉的部队居然会疯一样的往火里冲。

是,胡忧是有意赶着他们往着火处跑,可那是为了近一部的吓破敌人的胆,但现在的情况是敌人已经被吓得失去了理智,为了活命,他们已经是不管不顾了。

情况发现得很突然,但胡忧不会像约汉那样犯指挥上的错。既然敌人已经失去了理性,那就顺势把他们一击而溃。

机会永远都只会给有准备的人。胡忧一直都在准备着,所以他不会错过那么好的机会。

第一军团的进攻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是更强。敌人不是自己往火里跳吗,那就给他们再加一些动力,让他们跳得更快更欢。

放过羊群的人都知道,在羊群中是有一只头羊的,这只头羊往什么地方走,后面的羊群也会跟着往什么地方走。

人类其实也是一样的。当很多人都往着火的方向跑时,其他的人几乎都没有再用自己的大脑去考虑目前的情况,也不管不顾的跟着跑,甚至还要跑得更快。

其实此实已对跑入着火区的美盟士兵已对发现了情况不对,他们想要回头,想要换方向,可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后面那些无脑跟上来的部队不但是封住了他们后退的路,而且还顶着他们往前走,让他们连停下来的可能性都没有,更不要说回头了。

**********************************************************

情况越来越向着对胡忧有利的方向在发展,但是胡忧怎么都没有想到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待着他。当士兵报告着火的草地里有战斗发生的时候,胡忧第一反应是孙东江领这前来支持,已经和敌军在火场里开战。

可是马上胡忧就否定了这个可能。先不说孙东江手里的部队全都是新兵,很多甚至连武器都被调用到了前出部队手里,就算是孙东江有支持的意愿,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这里的战局呀。

可不是孙东江又会是谁呢?

一时之间胡忧还真是想不出来会有哪一支兄弟部队前来支援。他更没有想到是约汉自己的部队打在了一起。

这一次胡忧的战斗计划是佯攻一个营而实攻另一个营,利用两营之间的野草进行分割,使得敌军的两个营无法相护支援。

这个计划进行得非常的顺利,约汉错误的指挥甚至还帮了胡忧的大忙,可胡忧怎么都没有想到另一个被佯攻的大营也出现了情况,他们在被攻击的时候,居然还要和约汉强行汇合。

还是因为火攻这种古老的战斗方法已经很久没有在武界运用的关系。所有的人以火攻的威力都没有足够的了解。在很多人看来,那燃烧的野草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就算是强行通过,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这样的想法在以机甲为主要战争工具的背影下,也不能完全说是错。单纯的野草燃烧确实是不足以把一辆辆机甲完全毁掉,但他们都忘记了野草的燃烧不但会带来大量的热,还会带出大量的烟,此时已经是晚上,再加上大量的黑阴,让最先近的机甲设备都受到了影响。另一支强行想要汇合约汉的部队,在浓烟的影响下,直接把约汉他们那支选择突转的部队当然了敌人的攻击部队,而发起进攻。

约汉这边的士兵本就已经被突然的袭击打得找不着北,正面又遇上攻击,让他们几乎都没有用脑子多想,就判断是敌人的袭击,还有什么好想的,打吧。

于是约汉两个营的部队,在烈火燃烧的草地上,在浓烟的影响下,相互把对方误认为了敌军,不管不顾的死命进攻。

**********************************************************

胡忧有些想哭,又更想笑。再在的他真不知道是应该哭好还是应该笑好。约汉强大的部队就那么没了,他本还以为只能打残的,哪知道他们这样就没了

最让胡忧无语的是战后统计出来的数据居然是约汉自己的部队相拼死得更多,而真正被他们击毁的只不过是占了总数的十分之一。换句话说,是敌人自己把自己全弄死的,几乎跟胡忧都没什么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

如果不是胡忧做了那么多的事,约汉的人怎么可能打到一块,而且还是往死里打。

这一切从开头到结束,都与胡忧脱不开关系,是胡忧一手布置了这一切,虽然最后的结果是胡忧都没有想到的,但谁都不能否认胡忧在这其中出的力。

“报考,在打扫战场的部队发现了敌军的高级将领。”

“他还活着吗?”胡忧收回思绪,不管过程怎么样,胜利都是属于他的。约汉的部队尽数全灭,华都也就暂时安全,他可以抽身回希望之城去做自己的事。

“活着,他要求见你。”

“把他带过来。”胡忧也挺好奇这抓到的是谁,从指着名要见他来看,应该是熟人吧。

得令的士兵很快带上来一个人,这个人身上穿的是美盟的军官服,可以肯定是一个军官,而且级别不低。

“胡忧,你赢了,可我不服。”来人一见到胡忧就叫道。

这声音胡忧很熟悉,还真是老熟人了。能抓到他,对胡忧来说又是一个惊喜。

“约汉,你有什么不服的?”胡忧微笑道。没错,这个美盟的高级军官正是这一次敌军的主将约汉,算起来和胡忧是老相识了。

“难道你不觉得你用的手段太卑鄙了吗,如果是正面对拼,你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约汉大叫道。他可是东点军校的高材生,虽然毕业之后他就没有从事与军队有关的工作,但他的骄傲依然是来自军校的荣誉。这次被胡忧以这样的方式打败,他不服。

“卑鄙吗?”胡忧摇摇头道:“看来你还不明白什么是战争。战争是无所不用的,我不过是小小的放了把火而已,这要也算是卑鄙,那战争怕是没有必要再存在了。”

“小放一把火,哼,你敢说没有在我的部队里安排人?”在约汉看来,他的部队会打在一起,完全是因为部队里有胡忧的人在弄鬼,要不然不可能会有那样的情况发生。

“这我到是没有。”胡忧摇摇头道:“你也不用怪这怪那的,你会有今天的失败,归根结底还是你身上的问题。”

“我没错,我的指挥是按教课书战例的。那些战例每一个都是经典,绝对不可能出错。”约汉完全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今天对胡忧说的话,日后回放给他听,他怕自己都觉得可笑,但是现在,这是他唯一能抓住的稻草。

胡忧深深看了约汉一眼,摇了摇头,以约汉现在的状态,他知道说什么都不会有意义。

“带下去,好好看管。”RS

&nbs 更新超快,域名被墙,更换域名,请大家牢记,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燃文123小说阅读网www.52ranwen.net

小说<<煮酒点江山>>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