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修仙狂徒

第三章 调戏

第三章 tiao戏

“二太太,您可得为我家老四做主哇!您看看他脸上被打成什么样了吧?那傻子太狠毒了哇!”第二天,天一亮,李老四就在老婆的带领下来到了二太太房里哭诉叶空的“凶残”行径。

“被傻子打了?”二太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指着跪在地上的李老四骂道,“你也太没出息了,和傻子有什么好讲的,他打你,你也打他就是了,还跑到我这里来哭诉。”

“不是的,二太太。”李老四赶紧解释道,“那小子不傻了,说话顺溜着呢,打人也是不含糊,说打就打,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个喜欢傻笑的白痴了,听他娘说,他一觉睡醒,突然就好了。”

“不会吧。”二太太听见叶空脑子好用了,还不太相信,问道,“都傻了十来年,怎么说好就好了呢?”

“是呀,可他真的不傻了。”李老四又扶着脑门哀嚎道,“二太太您可要给老奴作主哇,老奴就去制止他们半夜喧哗,就被打成这样,这小子也太无法无天了!”

李老四当然不会傻到说自己跟陈九娘要钱的事,相反为了激起二太太的火气,他还又说道,“那丑女看着儿子行凶也不阻止,她明知道老奴我是二太太的人,这摆明是藐视二太太您,他们打狗也不看主人,这是在丢您的人呐。”

二太太好面子,一听此话,顿时有些恼怒。

不过她也不是没脑子的人,陈九娘一向老实本分,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这是她非常清楚的。

而且到现在还不相信,那个傻子怎么会说好就好了呢?

“此事我只由主张,你们先回去吧,哦,去柜上拿二两银子治伤。”二太太想想说道。

李老四的老婆听说有银子,心里一喜,只不过这是用男人的血换来的。

傻子,你就等着被赶出叶府吧!她恨恨地想着,对着二太太磕了个头,“谢二太太。”

“谢二太太。”李老四也磕了个头,跟着老婆退出门去。

“傻子不傻,还会打人了。”二太太思索片刻,又沉声喊道,“小红。”

“二太太,奴婢在。”小红是她的大丫鬟,年方十五,却已经生得窈窕动人了,更重要的还聪明机灵,很会办事。

“刚才李老四的话你都听见了吧?你怎么看?”二太太开口问道。

“奴婢也不太相信那傻子会好了,平常见人就傻笑,别人拿石头扔他,他都不知道躲呢,八成是李老四想去敲诈陈九娘未果,自己又不小心摔伤了,这才前来借题挥。”这小红倒是聪明丫头,眨眼就能分析出些眉目。

“恩。”二太太显然更相信小红的分析,不过她又觉得李老四不敢骗自己,于是吩咐道,“你去那个丑女人院子里看看,亲眼见一下那个傻子是不是好了。”

“是。”小红得了吩咐,迈着莲步走了出去。

小红出门,二太太冷哼了一声,“不管是真是假,刚好借着这事,把那个丑女人赶出府去,那么丑还想住在叶府,真是丢叶府的人!”

此刻的叶空正躺在陈九娘的netg上呆,昨天晚上还是有点累的,跟便宜老妈聊着居然就睡着了。

不过那些聊天还是让叶空很有收获的,让他知道了安国,或者说沧南大6重武轻文,要想出头,就得跟老爹叶浩然似的,练一手好武艺,以后才能从军入朝,成为一个受尊敬的体面人。

叶空又问这沧南大6到底有多少ren口,沧南大6以外是何地,到底有没有神仙等等。

陈九娘就没法回答了,毕竟她也没什么见识,呆在将军府绣补已经占用了她大部分时光,哪里知道这些八卦消息,安国的消息都知道不多,国外的消息就知之更少了。

不过神仙,她倒是听人家说过,听说有人看见有踏剑飞行的仙人从南都城上方飞过呢。

可她没有亲眼所见,但是根据大家传说,仙人还是有的,至于有多少?在哪里?这些就不是她所能知道的了。

早晨一醒来,叶空就躺netg上琢磨起来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如果活下去,这是个崇尚武力的世界,要想在这个世界安生立命,那就要有强悍的实力,有了实力才能出人头地,否则就只有任人欺凌。

虽然自己老爹是将军,可貌似靠不住,而且他叶空既不愿把命运交给别人掌控,也不愿依靠别人而生存。

所以使自己变强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地球,叶空是个人见人躲的流氓,虽然没少砍过人,也没少用板砖拍过人,可是他也只是好勇斗狠而已,从来没真正地学过武功,遇上高手根本打不过人家。

他又想想自己有什么其他本事,可想来想去,突然现自己竟然啥本事也没有,不会做肥皂,也不会造枪炮,谈文他记不得两诗,论武他那三脚猫的混混把式顶不住叶浩然的一巴掌。

他第一次现,自己原来这么没用,几乎就跟白痴没什么两样。

怎么样才能使自己变强呢?

一边坐着的陈九娘忙活着手里的绣活,眼睛却一眨不眨地观察着儿子。

她有些担心,儿子会不会好了一夜,第二天又顾态重萌呢?

貌似她的担心还是很有可能,只见儿子醒来就望着蚊帐顶,望了大半个时辰愣是没眨眼,那眼神也渐渐分散了,难道说又犯傻了?

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刚看到一点希望,可别再出点什么事。

当下陈九娘就想开口唤儿子,可没想到,叶空突然身子一挺,坐了起来,猛然道,“学习,只有学习,学习和苦练才能使自己变强!”

这一声把刚要开口的陈九娘吓了一跳,手里一哆嗦,绣针扎破了手指,一颗鲜红的血珠渗了出来。

“哎呀。”陈九娘轻呼了一声。

只见叶空一个激灵,光着脚就下了床,一把将老娘的手指含在嘴里。

“娘,没事了。”等他吐出手指,鲜血已经不再渗出了。

“空儿好了,也懂事了。”陈九娘脸上带着笑容,眼睛有些湿润地望着叶空。

叶空在地球是个孤儿,从小没感受过母爱,感觉母亲的眼光让他鼻子酸酸的,这是一种非常不爽的感觉。

“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刚才都看老半天了。”叶空不爽地说道。

“娘不看娘不看。”陈九娘很开心却带着鼻音,不过依然看着儿子。

“我去尿尿。”叶空逃也是地遁出了门。

茅房就在不远,昨天夜里已经去过一次了。

流氓习气是难以改变的,叶空大摇大摆走出来,左摇右晃的,碰见几个家丁婢女,他们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偷看他。

“看,这就是那个傻子叶空,别看他是将军的儿子,可是还不如个下人呢。”背后一个家丁模样的对着叶空指指戳戳。

另一个貌似刚进门做事的新晋家丁低声问道,“我看他不像个傻子呀?”

“怎么不像,他就是个傻子,整天流着鼻涕对人傻笑呢。”

“哦。”新晋家丁看着叶空的背影点点头。

“府里少爷们还编了一顺口溜呢,叶空叶空,脑袋空空。”那老家丁还生怕新人不相信似的,又道,“你别不信,上次他们还拿石子砸他呢,不信我砸给你看!”

对于这种事,叶空本来不想理,听见就当没听见。

可听说那家丁要用石子砸他,他恼火了,ri你仙人板板,老子招你惹你了?傻子有错嘛?保护弱势群体你们不懂嘛?

“谁要砸我?”叶空cao起道旁的一个花盆扭头走了上去。

“是你要砸我?”叶空一手拎着花盆,另一只手指戳在了那个家丁xiong口。

那个老家丁脸上一愣,这傻子怎么说话正常了呢?不过他顾不上多想,自己手里的小石子跟人家的花盆比,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不是我要砸你。”老家丁也刁钻的可以,赶紧把石子塞到了新家丁手中。

“那就是你喽!”叶空嚣张地一瞪眼,流氓之气大,指头又戳在了新家丁xiong口。

“不是,我没有,是他……”

老家丁知道要露馅,不待战友说完,扭头就跑,他一跑,新家丁也跟着跑。

“ma的,这么胆小,还想拿石头丢我?”叶空哼了一声,把花盆扔了回去。

可远处却传来两家丁惊慌的喊声,“傻子打人了,傻子打人了!”

“ma的,傻子的帽子还真不好摘呢。”叶空无奈地苦笑了笑,摇头又走向茅厕。

对人笑,是傻子。打人了,还是傻子。一个是文疯子,一个是武疯子,不管怎么说都是疯子。

被人当做傻子,叶空非常不爽,心道老子既然是疯人,那就疯到底吧。

白天去茅厕可不像夜晚那么安静,一路上,也看见不少路过的家丁,对那些家丁,叶空也不管认识不认识,统统都是一翻白眼,对于没眼力见的,直接拎起路边花盆恐吓。

还别说,挺管用,那些家丁看他过来,一律作鸟兽散。

不过也有不怕的。这不,对面又有一个美貌婢女走过来,偷偷一抬眼,却现叶空正盯着她看呢,俩人视线一接触。

吆霍!这小婢竟然不躲!叶空更加不爽了,以前他在汉正街,那些路人,被他这一瞪,都不敢招惹他,低头走过。

叶空猛地一瞪眼,对着那小婢走了过去。或许是他流氓气息实在太霸道了,那小婢知道怕了,吓得赶紧跑了。

就听见身后叶空嬉皮笑脸喊道,“美人姐姐,别忙着走呀,芳龄几何呀,有没婆家,心上人有几个?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不如我们一起探讨一下人生大事吧……”

***

“混账!憨货!”

从将军府后院的某个描龙绣凤的花棂窗口里,传出一个女人的怒骂声。

同样都是叶浩然的女人,可相比之下却是天差地别。这是个装饰考究用度奢华的女人房间,要比前院角落陈九娘的房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可就算这样,有些人还觉得不够,非要把陈九娘从那破败的小院子里赶出去,连个安身的地方也不想给。

而原因只不过是陈九娘比较丑,让她看着不舒服。

正在骂人的二太太,更是绫罗绸缎打扮花哨,全身充满了贵妇气息,此刻她正在拍着桌子怒吼。

“这个丑女人真是太不把老娘放在眼里了!还有她那杂zhong崽子!瞎了他的狗眼,竟然连我这的大丫头都敢tiao戏!”

而那个被叶空吓跑的美貌婢子正站在她面前,这个婢女就是为二太太打探消息去的小红。敢于和叶空对视,那是因为背后有二太太这个靠山。

“二太太,您消消火,跟这种人气伤身子不划算。”小红能得到二太太宠信可不只是因为漂亮。

“是呀,娘,跟个傻子生什么气呢,喝杯水吧。”二太太的儿子叶文也帮腔说道。

这个叶文年方十六,生得英武强壮,可别以为他是个莽汉,其实他狡猾着呢。当然了,他自小在名师指点下练习武功,一套南沧通臂拳已经练得小有成就,正是叶家后代中的佼佼者。

“恩。”二太太接过叶文递上的参茶,喝了一口。

用参茶压下火气,二太太心情平静了许多,淡淡道,“既然这小子都会tiao戏丫鬟了,看来这傻子还真的不傻了。”

“是,一点都不傻,说话流利着呢。”小红点头道。

一旁站着的叶文心里其实不爽,我们房里的丫鬟,我都没捞到机会tiao戏呢,ma的,被你个傻子tiao戏了。

“娘,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傻子,不管他傻不傻,都得让他吃点苦头!”叶文眼里闪过一丝凶光。

“恩,不过这事我得想个更好的借口。”二太太琢磨着说道,“我刚才又叫来李老四问了,他媳妇没在,才对我说了实话,实际情况是他想敲诈,才被那小子打了,如果我们再以这个理由找他问罪,以后若是将军问了,我们站不住脚呀……”

“跟个傻子还讲什么道理,依我看直接去揍他一顿,让他消停点!”叶文把膀子一抱,又哼了一声,“又不是没揍过他。”

二太太摇头,“你可别鲁莽,根据李老四所说,这傻子不但不傻,还刁蛮jing明了,言词是滴水不漏,你可别让他钻了空子,生出很多是非来。”

叶文哈哈一笑,“那孩儿也有法子揍他!还揍的他无话可说,就算当着爹面,也没有关系。”

二太太眼睛一亮,“说说看。”

叶文凑到二太太耳边一阵嘀咕,说的二太太眉开眼笑,不住点头。


小说<<修仙狂徒>> 燃文123小说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www.52ranwen.net 阅读修仙狂徒最新章节。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